※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714 Silver Day 銀色情人節

暑假開始了,本田菊和灣娘都回到自己的家鄉。

 

MSN

【灣娘Ow<】「菊~~(撲抱)」

【本田菊】「灣怎麼了?(接)」

【灣娘Ow<】「我跟你說,我下禮拜要去東.京喔>w<!」

【本田菊】「诶!真的?」

【灣娘Ow<】「真的喔,好像是下禮拜四早上十點到的班機>w<

【本田菊】「那我去機場接你好了,你有跟旅行團嗎?」

【灣娘Ow<】「有你這個土生土長的東.京人,我幹嘛跟要跟團啊Ow<。」

【本田菊】「那你想去哪裡玩?」

【灣娘Ow<】「不知道耶,菊說要去哪裡玩就去哪裡玩好了~」

【本田菊】「那我規畫一下行程好了,想去看風景還是逛街?」

【灣娘Ow<】「只要不要曬黑跟流汗就好>w<!!」

【本田菊】「那你來多久?」

【灣娘Ow<】「一個禮拜>w<!」

【本田菊】「那我安排一下,反正行程很彈性的。飯店訂了嗎?」

【灣娘Ow<】「可以住你家的話我就不定了>w<

【本田菊】OAO

【灣娘Ow<】「開玩笑的啦,我訂好了。」

【本田菊】「很晚了,先睡吧,到時候妳再傳給我你在東京的詳細資訊好了,班機記得跟我說。」

【灣娘Ow<】「嗯。好期待~」

【本田菊】「我也是(摸頭)快睡吧。」

【灣娘Ow<】顯示離線

【本田菊】顯示離線

 

七月九號早上十點……

本田菊早來了半個小時,十五分鐘之前他收到一封來自灣娘的簡訊。

「菊>w<我到了喔,等我一下,我馬上撲到你懷裡囉。」

看到這封簡訊,本田菊炸紅了臉。這、她在說什麼?撲到懷裡?

通關再加上提取行李的時間,應該還要在一陣子……本田菊思考著。

就在此時灣娘推著兩個行李箱從行李提取處走了出來,本田菊看到對方找尋自己的身影,揮了揮手,看見灣娘向著自己跑來,正想跟她說不用急的時候灣娘跌倒了。

「好痛!」因為摩擦的關係,灣娘的膝蓋有些破皮,本田菊連忙跑到灣娘身邊。

「還好嗎?」小心地將灣娘扶起,本田菊皺眉的看著對方。

「痛痛的。」被扶起後又因為吃痛而抽了一口氣,這模樣讓本田菊看了頗心疼。

「先出去吧。」把灣娘抱到推車上,不顧著接機大廳內大大小小的注視目光,也不顧灣娘的抗議,本田菊推著車子出了大廳一台日產豐O汽車剛好停在兩人面前。

小心地將灣娘抱進車子裡,期間當然還是有不少人在小聲談論,然後司機又將兩件行李放置到車子後方的行李箱裡,接著等司機上車後本田菊指示他開到自家門口。

 

「你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算上了平時過海關加上拿行李的時間,照道理也要半小時的。

「因為有點想早點看到你,所以就特地訂了商務艙,就能比較早下機,行李也是偷偷跟他們說,請先幫我拿出來……」說到這裡灣娘的臉有些紅潤,這樣感覺自己太主動了吧。

「原來如此。」一邊想著這家航空公司服務真好,本田菊一邊回著。

 

早上十一點……

車子來到了一個社區,雖然感覺滿普通的,但灣娘發現安全性頗高,而且看大樓外牆的裝潢大概這裡的房價也不便宜,應該是低調的有錢人會居住的地方。

「本田先生,到了。」司機將車子開到社區的最裡面,恭敬的說著。

「是。」本田菊隨即下車,準備拿行李的時候卻被下車的司機阻止了。灣娘看見了本田菊跟司機似乎在講了些什麼,然後本田菊一臉無奈的放手讓司機將她的行李拿下車。

「灣?」此時從車後走到另一側車門的本田菊,叫了叫灣娘的名字。

「嗯?喔。」還在思考著剛剛到底本田菊跟司機講些什麼的灣娘,回過神,然後笑了笑小心的走下車。

 

「先生,行李需要我幫你拿上去嗎?」司機有禮貌的問著。

思考了一下,本田菊回答:「好,就幫我拿上去吧。」

此時的灣娘卻有些疑惑的看著本田菊:「可是我有訂飯店耶。」

「我住的套房,旁邊也是家裡的,專門招待親友暫住。這裡的安全性一定比飯店高,而且健身房跟游泳池就在樓下,也有桑拿跟按摩房。」說到底本田菊就是想讓她住在這裡就是了?不過聽起來感覺好像不賴,灣娘在想說:「那就住這裡吧。」之前,又問了一句:「那你當初怎麼沒跟我說,我還要付押金給飯店呢。」

「因為之前想要尊重你的意見,但因為你今天有受傷,還是住在隔壁比較好照應,這樣不好嗎?」本田菊又問了問。

「只是小傷而已啦,過兩天就好了。既然這樣那我就打擾了。」灣娘思考著今晚要怎麼好好的洗澡又不會碰到傷口的時候,本田菊已經指示司機將行李拿上,自己留在原地等著灣娘。

「啊、不好意思。」發現自己又失神的灣娘,連忙道歉。

「沒關係,上去吧。」本田菊握住對方的手,然後將灣娘牽到大樓內。

 

大樓的廳堂內就有著一名保安檢查出入人員,然後大樓內的裝潢比起外面又華麗了許多,白色的珠光牆面配上大型閃耀的水晶燈,面對外面則是用鍍膜的強化玻璃,看來這個社區絕非普通人士能拜訪或居住。

跟著本田菊被拉到電梯裡去的灣娘,忍不住讚嘆這棟大樓的安全和隱密性,不過在郊區的這個社區到底要怎麼出去啊?

「這個社區本來就是設計給一些比較講求安全和低調的社會人士,這棟大樓是社區裡最安全的大樓,位於整個社區的最裡面,所以只賣給一些和建商有認識或者是本身就是合作夥伴的人。社區裡有專車負責接送一些沒有車的人出去,游泳池跟健身房、桑拿房、按摩房的費用都包含在管理費裡面,所以管理費其實也不便宜。另外……」本田菊停頓了一下,望了望在電梯裡的監視器,然後看向灣娘不解的眼神,說:「待會再告訴你。」

「诶!我要聽我要聽!」灣娘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任性要求著。

「到囉。」本田菊把灣娘拉出電梯外,用晶片卡開了門以後,把灣娘一併拉了進來。

 

「所以這個社區裡到底還有什麼秘密是不能被聽到的?」灣娘一改剛剛的笑臉,有些嚴肅的問著,本田菊不能在監視器下講的話大概對人身安全也有一定的威脅性吧,如果是這樣自己大概在這幾天也要小心一點了呢。

「呃、好不習慣……」本田菊看著剛剛還在笑的灣娘此時快速轉變成嚴肅的臉,有些緊張的將剛剛的話接完:「這邊會居住一些黑社會,因為他們有時候會看看大樓裡面是不是有人在談論關於他們的事,所以不能在有大樓監視器的地方提起這件事,包括提到他們住在這個社區裡。」

「可是全社區的監視器那麼多,哪看的完啊?況且他們為什麼能看監視畫面?」灣娘不解的問著。

「因為這邊有些黑社會有塞錢給建商啊,雖然我不知道這棟大樓裡有沒有住這些人,但出入你還是小心為上。不用講太多話,安靜的進出就不會有問題了,我是指當你一個人的時候。」本田菊說著。

「那他們看到我不會覺得很奇怪嗎?新來的住戶。」灣娘再次提問。

「因為有跟我在一起啊,我們有同時出現,而且剛剛保安也已經記錄你的資料了,所以不會怎樣。」

「原來如此啊……對了、菊、這裡是你家?」灣娘此時才看了看眼前的這間套房

這間房子根本不是套房吧……灣娘愣愣的想著。先別管那接到樓上的階梯是怎麼回事,光大廳就大的誇張,對外的落地窗視野很好,該不會又是鍍模玻璃吧?慢著那裡還有飯廳跟房間,廚房也太大了,這真的是一個人該住的大小嗎,都可以塞下一個大家庭還綽綽有餘了吧。

「灣?」看著灣娘視線一直跑來跑去的看著屋內的建築,本田菊忍不住喚了一下灣娘。

「菊、這裡就你一個人住?就你一個?」灣娘將視線轉到本田菊的臉上,問著。

「除了我就是基本上不在家的父母吧,但我父母通常都不會來住這裡,都住別的地方,然後還有打掃的清潔人員會進來,跟司機,好像就這些人吧。」本田菊思考了一下以後說道。

「你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不會覺得很空嗎?」灣娘再次詢問。

「其實還好,已經習慣了,出國念書之前有一隻狗狗陪我一起的,但後來我把它送給我另一位同學了,現在偶而才會去看它。」說到這裡本田菊眼眸中閃過一絲難過。

「那……你為什麼不換小一點的?」灣娘仍繼續追問著。

「因為父母說家裡偶而需要招待人的時候還是要有個像樣的客廳之類的。」本田菊看了看灣娘又說道。

「所以我借住的那間也跟這間一樣大嗎?」灣娘似乎有些緊張的問著。

「對啊,比這間還要大一點呢。」本田菊回答過後,看到灣娘有些難看的臉色感到不解,問著:「怎麼了嗎?」

「晚、晚上住那麼大的房子我會怕啦。」灣娘縮了縮身子說著。

「如果你這裡有客房的話那我可以住嗎?我不要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好恐怖。」灣娘拉了拉本田菊的袖子,但本田菊卻為難的皺眉。

「不是沒有客房,只是我們這樣住一間房子好嗎?」說出了自己的疑慮後,本田菊徵求灣娘的意見。

「沒、沒關係啦。」又拉了拉本田菊的衣袖,這才聽見對方妥協地說了聲好。

 

幫忙灣娘將行李拖到本田菊家裡,本田菊將行李搬到樓上的一間房間內。

「就睡這間吧,我就在隔壁。」本田菊邊說著,邊將行李放到適當的位置。

「書櫃是訂製的,落地窗也完全採到合適的光,窗簾的材質很有遮陰效果,浴室裡面的泡澡和淋浴分開,泡澡的地方又作了窗子,裝潢用白金色,好棒。」灣娘走來走去的說著。

「你怎麼會對這個特別有研究?」本田菊思考了剛剛灣娘對裝潢設計的感想,不解的問著。

「我媽媽是建築設計師,她從我很小的時候就帶著我看看各種設計圖,選材料的材質,所以比較會看。」灣娘抓了抓頭說。

「原來如此,那你待會放完行李要不要一起去吃飯?」本田菊問著。

「好啊,等我一下喔!」灣娘有些興奮的說著,然後把本田菊推了出去。

 

中午十二點四十五分……

灣娘整理好儀容後,又和本田菊坐上車子前往餐廳。

大概開了半小時後,來到一家隱密的日本料理店。

「歡迎光臨!啊、是本田先生啊,餐點已經為你準備好了。」店員看見本田菊說著,熟識到似乎本田菊常來的感覺。

 

到了廂房後,本田菊和灣娘喝了點茶,等著餐點上桌。

「小菊~」老闆娘甜甜的聲音從廂房外傳了進來。

「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阿姨啊?」老闆娘親暱的抱了一下本田菊然後寒喧。

「當然很想念阿姨作的日本料理,在國外總是特別懷念呢。」本田菊也說了幾句。

「啊啊、這大概就是你女朋友了對吧。長的好漂亮呢。」此時老闆娘才注意到被暫時遺忘的灣娘。

「我介紹一下,小砂阿姨是我父親的朋友,我小時候就認識她。阿姨在國外讀書所以感覺比較熱情一點。小灣是我同學也是我女朋友、呃、她、她是台.灣人。」說完女朋友三個字以後,接下來的話本田菊都講得有些不順,似乎是有些害羞的樣子。

「你好!跟小菊一樣叫我就好。」老闆娘伸出手,灣娘也伸出自己的手回握了對方的手。

「我是灣娘,請多指教。」灣娘有些不習慣的向別人介紹自己,這是自己第一次和本田菊在家鄉的人認識吧。

「既然女朋友都帶來了,那我多弄幾道好吃的菜好了。」老闆娘開心的摸了摸灣娘和本田菊的頭就快速的退出廂房,完全無視掉本田菊剛剛的「不用了!」呼喊。

 

於是開始從生魚片開始,慢慢吃到後面的鐵板燒,終於到了甜點要上的時刻。

「小菊跟小灣要吃什麼甜點呢?和果子?還是你們自己說?」老闆娘問了問廂房內的兩人。

「紅豆牛奶冰好了,只要一份。」熟知阿姨會給自己特大份的本田菊馬上強調著只要一份這件事。

「會變胖啦……但好好吃……」灣娘在一旁碎碎念著。

「好吧,原本還想幫你們做多一點吃的呢。」老闆娘嘟了嘟嘴以後就出去交代廚房了。

等到牛奶冰上來的時候,本田菊和灣娘都傻眼的看著那特大號的冰品。

「這、不只一人份吧?」灣娘首先愣愣的問著。

「大概有三人份還多。」不管是料還是冰都不像是一份的樣子。

「阿姨感覺好熱情,但我快吃不下了耶。」灣娘呆傻的再次問著。

「我也是,能吃多少吃多少吧。」本田菊回答著,並拿起湯匙開始挖著特大號刨冰。

「好吃!」甜膩的紅豆加煉乳,配上老闆娘特製的牛奶冰,好棒……灣娘心想。

「好吃就好。」本田菊看到灣娘讚賞的臉微笑了,他就是因為阿姨的台灣甜品也作的十分道地才點刨冰的。
就在兩人吃不下,本田菊準備要去買單卻被老闆娘推掉的單子下,終於到最後離開了店裡。

「小灣、小菊,要再來喔!」老闆娘揮了揮手,目送兩人的背影。

 

下午兩點三十分……

灣娘和本田菊來到了秋..原,兩人十分有默契的在這裡晃晃、那裡買買的度過整個下午。

 

之後的幾天,本田菊都陪著灣娘這邊逛逛、那邊看看的度過,直到倒數第二天的下午到了一處百貨公司為止。

這天灣娘似乎在期待些什麼,而本田菊也察覺到了,到了一處首飾店前,灣娘停下腳步看著櫥窗內閃閃發光的飾品。

「好漂亮……」灣娘看到了某只戒指說著,本田菊不動聲色的記了下來。

之後兩人又在百貨公司內度過了一個下午,然後回到了家。

 

「灣……」本田菊在吃晚餐時叫著對方的名字。

「嗯?」灣娘不解的抬起頭問著。

「那個、這給你。」本田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盒子,裡面放的是今天灣娘看到的小鑽戒。

「你、為什麼今天要送戒指給我?」灣娘有些驚喜但又有點不解本田菊只是想送還是他知道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因為、今天是銀色情人節對吧。」本田菊顯得很緊張,有些不順的說著。

「你竟然知道!那、這給你。」驚訝的灣娘說著,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盒子。

「是我在台.灣買的,覺得這個款式你戴一定很好看。」灣娘有些尷尬的說著,畢竟男生戴戒指實在很奇怪。

「嗯。」本田菊一邊思考著要如何將它配戴在身上一邊回話。

「我們可以用項鍊戴著他們,這樣就不會尷尬了。」灣娘說著。

「嗯,就這麼辦。」本田菊到抽屜裡找尋著銀練,找到後又回到座位上,給了灣娘一條。

「謝謝你、我很開心喔。」灣娘戴完項鍊後說著。

「快吃飯吧,都冷了。」本田菊有些害羞的轉移話題。

 

晚上十一點……

突然之間下了大雨、雷打的很大聲,灣娘在被窩裡縮著身子害怕的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我、我要去找菊啦。」灣娘把被子拖出房間,敲了敲本田菊的房門。

「灣?會怕?」本田菊開了門,問了站在門前被棉被包緊的灣娘,只看見後者輕輕的點了頭。

「那、我打地鋪,你睡床上好了。」作好了決定的本田菊,正準備去拿鋪地的床墊和棉被時,被拖住了手。

「小時候、我哥哥都會讓我睡在他旁邊……」灣娘有些害羞的說著,這感覺很像暗示,但每當下起大雨旁邊沒人自己就會睡不著啊!

「呃、可是我不是你哥哥,難道你不怕我對你作什麼?」本田菊尷尬的退了一步。

「不怕喔,菊人最好了,才不會這樣。」灣娘自信的說著。

「是嗎?」本田菊突然想到一個惡趣味的念頭,眼底閃過一絲暗光,只是灣娘沒有發現。

 

走到灣娘的身邊,用手輕輕握住灣娘的肩,本田菊毫不猶豫的親吻著灣娘的唇瓣。

原本被包覆在身上的棉被被本田菊扯落,人被轉到房間裡面,門被關上。

灣娘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狀況,這、到底為什麼變這樣啊?

就在本田菊放開自己雙唇,準備向下進攻的時候灣娘連忙說著:「慢著、為、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啊?」

浴衣被扯的有點鬆、半露酥肩的灣娘不解的望著本田菊,突然一陣雷打了過來。

「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緊抱住眼前這個男人,本田菊心跳加速了起來,這麼大的誘惑在眼前啊……

把人打橫抱上床,將對方衣衫拉好後,本田菊躺到隔壁去。

 

「只是逗你玩而已,感覺如何?」本田菊望向灣娘,對方隨即笑了起來。

「感覺、很奇妙。」灣娘笑著說。

「奇妙?」本田菊望向灣娘,滿臉不解。

「就很奇妙啦。」灣娘勉強憋住笑意,正經的說著。

「什麼很奇妙?」本田菊翻身壓在灣娘身上,這時灣娘馬上停止了笑。

「唔、太近了。」灣娘害羞的別過臉,對方的體溫、心跳通通傳到自己身上,熱氣從接觸的地方傳到臉上。

「什麼很奇妙?」又重複了一次問題的本田菊問著。

「就、我不會說、很怪但不討厭……你什麼都沒聽到!」灣娘剛開始小聲的嘀咕,後面驚覺自己說了些什麼後馬上大聲的說著沒聽到之類的抗議詞。

「不討厭啊……」本田菊無視掉對方說的沒聽到,輕靠到對方耳邊。

「那、再來一次?」魅惑的說著,灣娘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被這種語氣帶著跑。

輕輕扳過對方的臉,輕柔的親吻著對方的唇瓣,而灣娘也慢慢地回應起自己,很久之後四片嘴唇才分開。

 

「快睡吧。我不會作什麼的。」本田菊鬆開剛剛壓在對方身旁的手,回到自己原本躺的位置。

「那你剛剛……?」灣娘不解的問著,突然又一聲雷打下,然後又反射性的窩到菊的懷裡。

「只是想看看你的反應而已,第二次是因為你實在太可愛了。」菊輕輕抱著懷裡的人回答著。

「快睡吧。」輕輕拍著對方的背,哼著搖籃曲,然後聽到懷中的人呼吸漸漸的平穩,自己也陷入睡眠。

黑夜裡、屋外的閃電把兩人頸上的銀練照得閃亮。


後記:

很久很久以前打好的,現在回頭看簡直...(抹臉) 算了、不修了,保持當時的原味吧。

正在努力補完這個坑Ow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