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警告:

架空、高校生設定

爛尾

新年快樂!

 

 

In The Past

 

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但無奈仍要上課的高中教室裡充滿了身體在學校心思卻飛到遠處的高校生們。終於等到下課鈴響,學生像是醒過來一樣紛紛騷動起來,比一般情況下更迅速地收拾好東西,前五分鐘還充滿人的教室後五分鐘只剩幾位還在裡面。

「欸走啦!一起去車站前面新開的咖啡廳啦。」同班的好友拍了下正在收拾地灣娘的肩膀,一臉興致勃勃地邀約。

「诶?可是我想說待會去圖書館借書耶,明天放假在家很無聊啊。」灣娘有些困擾的偏頭,心裡盤算著跟朋友交際比較重要還是明天的讀書計畫比較重要。

「唉呦陪我去嘛——」見對方沒甚麼要去的意願,好友拉了拉灣娘的袖子又甩了甩對方的手,像可憐兮兮的可愛小狗一樣看著她。

嘆了口氣,灣娘把對方賴在她身上的手拿開,「好好好,陪你去。」

「耶!」

 

 

走進咖啡廳的那刻灣娘就開始覺得有些不妥了,這、這、擺明是執事咖啡廳吧!

下意識的要往外走,卻被同行人拉住了手,還沒來得及吵起來便被服務生的一句:「您好,請問只有兩位嗎?」給堵住了嘴。

大庭廣眾吵起來實在太尷尬了,灣娘只能扁扁嘴看同行好友和對方聊著聊著被帶到座位上。

服務生在拿給他們菜單以後,把自己的名牌放到桌子上,「兩位今天是我負責的客人,我叫本田菊,有任何需要請按一下服務鈴即可。」語畢恭敬地彎了下腰,灣娘一臉惶恐但同行友人看起來倒是挺自在的。

「太棒了!今天真幸運!」友人壓低了聲音但仍聽得出很興奮,灣娘不解也顧不得對方的情緒,劈頭先問:「幹嘛帶我到這裡啊?」

「小灣你平常太不注意男生了啦,這樣怎麼交的到男朋友!我這是為你好耶。」友人一臉理所當然,灣娘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管我,話說你不是已經有男友了嗎?來這種地方好嗎?」忍不住吐槽回去,誰知道友人居然用一副你真不了解我的表情來回答她。

「看帥哥又不犯法。」友人的語氣好像是理所當然,灣娘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還來不及思考友人又說:「這不重要啦,你知道那個本田菊是誰嘛!」

「誰?」反正今天是跑不掉了,灣娘一臉無趣地托著頰問。

「你知道我們學校的校花吧?二班那個本田櫻啊。」拍了拍對方的手,友人今天顯然興奮極了。

「知道啊,你該不會要說他們是兄妹吧?」看了下對方一眼,對方點點頭,灣娘有些驚訝地轉過頭去看那個正在忙碌的身影。

「他們真的是兄妹!我是從我朋友那裡問來的。你不覺得他長得很帥嘛!聽說她還是店裡的紅牌,很多女生來這裡就是為了找他,今天真的超走運的!」越說越興奮,友人聲音也越來越大聲,灣娘趕緊壓壓對方的手,「小聲一點啦。」

在剛剛友人介紹的時候灣娘觀察了下對方的臉,的確和印象中的校花有點像,一樣精緻的輪廓卻比妹妹看起來更有線條,身材比例也剛剛好,把這裡的西裝制服穿得像是百貨公司的高級貨,難怪會成紅牌。但灣娘還是不解何來走運,正想問對方的時候便看見本田菊放在桌上的名牌,一瞬間好像明白甚麼。

「你該不會是說這個很幸運吧?」指了下那個刻上姓名的牌子,友人點點頭。

「這裡的制度是由服務生負責一到兩桌的客人,滿足他們的要求,意思就是如果你是被本田菊負責的客人,他就會一直來找你噓寒問暖!你也可以提一些要求讓他做,不要太過分的他們都有求必應!」灣娘幾乎都能看見友人臉上不明顯的紅暈,搖了搖頭,就算不問也大概能猜到對方腦裡在想甚麼。

 

說時遲那時快,結束手上工作的本田菊幾乎一瞬間就走到她們身邊,一臉溫柔地看著還在交談的她們:「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這是店裡的檸檬水。兩位有想要點甚麼餐飲嗎?」

「诶?你、你等一下。」灣娘被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往椅背靠,看著連動也沒動過的菜單有些不好意思,而對方表示不介意之後的笑臉讓灣娘更覺得有些不自在。

拿起菜單本,裡面詳盡的介紹此刻卻完全看不進眼裡,吞了下口水,灣娘翻了幾頁以後直接問:「你推薦甚麼?」

「請問您們是要連晚餐一起用還是吃下午茶而已呢?」馬上做出反應的本田菊問。

「下午、」灣娘的回答硬生生被好友截斷,「連晚餐一起。」

「在下明白了,本店的招牌有奶油青醬義大利麵和西式海鮮焗飯,若要和兩者搭配的話飲品可以選清爽的青檸蜂蜜茶或有濃郁奶香的義式拿鐵。如果想要吃沙拉開胃的話,本店的木瓜腰果沙拉很受女性歡迎,兩個人點一份應該就夠吃了。」點了下頭,本田菊思考了一下便回答出些許推薦的餐點,並且替兩人翻到對應的頁面介紹著。

「那我要、」灣娘看了下對方,對方也正打算記下來的樣子,友人的聲音卻又打斷了她的話。

「那本田先生會做甚麼?」友人一臉天真無辜的樣子讓灣娘很想揍下去,這傢伙該不會是要人家做吧?

「在下的拿手菜是白酒鮮蝦義大利麵和鮮干貝奶油燉飯,沙拉的話是三文魚沙拉。菜單上的每樣飲品在下都會調。」明顯也愣了一下,但本田菊幾乎是馬上就回過神來回答。

「那你就幫我們弄吧!」不由分說友人馬上接話。

「诶?」灣娘一臉錯愕看著本田菊彎腰在點單上寫了些甚麼。

「兩位都是嗎?」刷刷刷寫上甚麼的本田菊看著灣娘問道。

「對。」友人代替回答,灣娘隱約看見對方好像寫了數字二在上面。

「诶诶诶?」

「在下知道了,那今天兩位點的是服務生的特製餐飲,等等會替您送上餐前飲料,打擾兩位了。」講完話本田菊迅速轉身,隨即下了樓梯進去好像是服務生才能進的地方。

 

「是不是很貴啊,我今天沒帶多少錢喔。」灣娘有些緊張地在對方離開視線範圍以後問。

「安啦,比普通的貴一點,我前兩天領了薪水請你吃也沒關係啊。」拍了下對方的肩膀,友人一臉包在我身上的表情讓灣娘稍稍放下心來。

沒等多久本田菊便送上了餐前飲料和沙拉,並表示濃湯等等便會送上,很抱歉讓她們久等了。灣娘只想吐槽這做菜的速度也太快了!

「他真的是自己做嗎?這也太快了吧?」灣娘忍不住拉拉友人的手,指了下眼前的飲料問道。

「一定是自己做的,如果不是的話他們會被告欺騙客人喔。來啦趕快吃。」有人回答,便開始吃起擺在面前的沙拉。

「這裡的服務生也訓練得太好了吧?」吃了兩口菜,喝了下飲料,灣娘不禁驚嘆,雖然沙拉這種餐點的美味和材料的新鮮度有很大的關係,但上面淋的醬汁明顯是自己調製,微酸的口感讓沙拉感覺更加清爽鮮甜。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的,你看一下他的名牌上面不是有一顆星星嗎?那就是代表可以請他自己做給我們吃,你看一下那邊那個人上面就沒有,那就代表他不能做。我有打聽過,聽說有星星的薪水高很多喔。」指了下放在桌上的名牌,友人說明著。

在邊用餐邊聊天的情況下,餐點很快的被陸陸續續送上來。本田菊送上餐點的時間都剛剛好,吃完了以後還有些許空間喘息,但即便如此等到最後一道甜點上來的時候灣娘也覺得飽到不行了。

明明每份餐點看起來都小小的,為什麼最後吃完會這麼飽呢?

送完甜點以後本田菊又調了兩杯清爽的水果茶給她們解膩,之後便站在旁邊一直看著她們。灣娘這才發現在她們漫長的用餐中多數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零碎的幾個人還在吃飯。

「不知道兩位對今天的餐點滿意嗎?」在她們喘口氣放鬆的時候,本田菊收拾了下桌子問道。

「真的很好吃,謝謝。」灣娘和正在收餐具的本田菊說道,本田菊對著她溫柔的笑道:「這樣就好。」

在朋友表示先去洗手間的時候,灣娘看著對方,十分不解的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打工啊?為什麼今天負責我們這桌?」再怎麼想也不是巧合,對方為什麼會負責她們這桌呢?

看見對方一瞬間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灣娘隨即補充,「不想回答也沒關係啦。」

「沒事,上了大學以後沒甚麼事,在下的妹妹又在這附近上課才過來打工的。今天負責您們這桌是因為剛剛那位小姐先跟我們說了,但她好像不想讓您知道的樣子,要我們都假裝是意外。」本田菊一一詳細的回答了灣娘的提問,看對方一臉驚訝的樣子本田菊思考著是不是說錯話了。

「诶?」

「那位小姐似乎是希望您忘記一些不是太快樂的跨年回憶的樣子,店長被打動了以後才答應的。」本田菊隨即補充道。

「那傢伙……真是的,我就在想她幹嘛沒事找我出來!」有些感動又有些不好意思,情緒一時無法控制,灣娘忍不住落下淚來,本田菊有些抱歉地遞上手帕。

「不好意思在下不該說這麼多的。」

「沒關係,謝謝你。」過往回憶幾乎一瞬間浮上腦海,在只剩她和本田菊的二樓裡灣娘幾乎忍不下淚水。

 

如果當時自己沒有吵著出去玩就好了。如果當時自己沒有說要去看跨年晚會而拖著爸媽出門就好了。這樣他們就不會——

當年的畫面,對自己的自責在多年壓抑過後一下子蜂擁而出,灣娘幾乎不曉得該怎麼辦,這樣子的自己實在太過失態,但淚水仍是止不住地染濕對方的手帕。

 

「灣小姐,請不要自責。」對方送上一杯溫熱的可可說道,「並不是你的錯,誰也沒想到那種事會發生的。」一下又一下撫著對方的肩膀,灣娘在本田菊懷裡一下下的啜泣,一直到過了很久才停下來。

看對方終於恢復平靜以後本田菊看了下手錶,「我等等就下班了,送你一起回去吧。天晚了很危險的。」

「但我朋友她……」灣娘指了下空掉的座位。

「你放心,她已經結完帳回去了。」微笑著,本田菊收拾掉桌子,留下有些回不了神的灣娘。

 

等了沒多久本田菊便換下制服從櫃檯走出來,私服仍然穿得很有型的本田菊讓灣娘看了不禁思考著衣服果然不同的人穿不一樣啊。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本田菊先是道了個歉,和灣娘一起走向車站。

「不會啦,剛剛我才不好意思,手帕我會洗好再還你的。」也跟著道了歉,灣娘有些尷尬地和對方離開一段距離。

在一片死寂裡面,灣娘還是忍受不了這股氣氛而開了口:「你剛剛怎麼會知道我的事情?總覺得你好像認識我很久但我們是第一次見吧?」

「我們不是第一次見,以前我是你鄰居,你父母過世以後你就搬走了,當時我妹還哭了很久。我不常和你相處所以你大概不記得我了。」本田菊瞇著眼,似乎回憶起過往地場景而不禁微笑出來,比起工作時更真摯的笑臉讓灣娘有些不好意思。

「鄰居?可是我們家沒有鄰居姓本田啊。」偏頭思考了一下,灣娘搖搖頭。

「我妹國中的時候我爸媽離婚了,這是我媽的舊姓。」本田菊回答道。

「诶?所以你是那個常常看著我的很可愛的大哥哥嗎?」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還買過冰淇淋給我吃的。」

「很可愛的大哥哥,原來在你印象裡面是這樣。」本田菊不禁笑了出來,「一直以來都很為你擔心,其實今天本來不知道你會來的,我以為是有相似故事的女孩子。但一看到你我就知道了。」

「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向對方鞠了個躬,灣娘十分抱歉。

「沒關係,以後沒事可以多來找我,也可以找我妹啊。」溫暖的手刻意弄亂對方的頭髮,本田菊笑著但灣娘卻紅了臉。

「別甚麼事都一個人扛著,啊、快倒數了!」和灣娘這麼說著,本田菊看了下手錶卻發現即將結束這一天了。

「诶?」

電視螢幕突然轉播到倒數的片段,在放出煙火以後本田菊把外套批上灣娘的肩,笑的眼睛微微瞇起來,「新年快樂,小灣。」

「新、新年快樂,菊哥哥。」

 

完稿於12/31/13 07:56am San Francisco

 

後記:

來不及了了了!新年快樂,感謝小小靈!(雖然我覺得跟Tag一點關係也沒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