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手感不順有

莫名其妙有

第一次寫黎嚴抓不太到手感QAQ

設定有可能有錯誤!

 

 

Time Capsule

 

早上五點半,對一般人還算過早的時間,黎子泓身旁的鬧鐘卻準時的響起。他忍不住皺了下眉,睜開了明顯仍帶睡意的雙眼關掉了鬧鐘,身旁的人則蹭了一下他,沒好氣地說:「難得一起放假,你居然沒關掉鬧鐘。」

「明天還是要開起來啊。」把因為關掉鬧鐘而變的冰冷的手縮回被子裡,黎子泓看了下天色,決定休息一下後再起來晨跑。

他有些冰涼的手在放回被窩內的下一刻變被嚴司握在手裡,對方的體溫、心跳從連接著的手掌心傳到自己身上總覺得有些過於親暱的溫馨。似乎很久沒那麼悠閒過了,平常不是一個人躺在這張床上就是兩個人都趕著去上班,像這樣靜靜欣賞對方假寐的臉也很久違了。

「黎大檢察官,你再這樣看我怎麼睡啊。」在黎子泓觀察嚴司的臉時,對方突然開了口,讓他嚇了一跳。沒戴眼鏡的眼睛睜開,直直看著對方,一臉明顯就是還想繼續睡但已經被吵醒沒辦法的無奈神情。

「抱歉,你再休息一下吧,我去晨跑順便買早餐回來。」黎子泓說完便打算起身,沒注意到嚴司的臉突然帶著惡作劇的笑容,在對方正要站起來地那瞬間從後方拉下對方的手。

黎子泓毫無意外地跌回床上,嚴司則順勢反壓騎上對方的腰間,看對方有些錯愕的表情笑得更愉快了。

「把人弄醒以後就走可不是甚麼紳士的行為啊。」執刀的手彈鋼琴似的從對方的胸一直走到對方的肩頭、撫過因為拉扯而露出的鎖骨,蓋上頸邊昨天自己留下的吻痕。

「那你想怎樣。」面對如此明顯的挑逗,黎子泓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的意圖,明知故問地看著對方緩緩地朝自己靠近,一直到耳邊感到一陣濡濕。

從頸邊啃咬回耳垂,嚴司俯在對方身邊,幾乎刻意的用氣音讓對方感覺到自己的呼吸,極其誘惑的嗓音發出幾個字的音,黎子泓幾乎是立刻就反壓對方回床上。

「不要待會跟我抱怨腰不舒服。」

看對方的神情,嚴司不禁笑出來,雙手勾上對方的脖子,拉近唇貼上唇,「給我一個溫柔一點的早晨運動啊。」

 

等嚴司再次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出來了,嚴司可以聽到廚房傳來的炒菜聲和相應的蛋香味。

站起來扶著有些痠疼的腰,嚴司偷偷跑到廚房外看對方在做菜的身影。其實一直以來他都很難把日常的黎子泓跟工作中的黎子泓連結在一起,雖然那張臉沒變,但嚴司就是很難想像一個超級工作狂會煮菜這種事。

看對方似乎沒發現他的樣子,他靜悄悄溜進去,環住對方的腰朝頰邊親了一下,「早安啊。」

「不早了,都早上十點多了。」指了下廚房的時鐘,黎子泓沒停下手邊的動作,只是後面那個人一直抱著他讓他有點行動不便而已。

「你今天想幹嘛?」把炒好的蛋放到盤子裡,黎子泓問。

「嗯……你記不記得我們以前有埋過那種時光膠囊之類的啊,在學校的時候,去把他拿出來好不好?」思考了一下嚴司回答。

「好,你可以先放開我一下嗎?你這樣我很難走。」戳了下放在自己腰上的手,黎子泓端起兩個盤子準備往外走。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明知道對方很困擾,嚴司還是忍不住耍賴,環的更緊。

「好好好好好,你抱你抱。」受不了對方的任性,黎子泓就這樣拖著嚴司去餐桌放下餐點又拖回廚房拿餐具再回來。

這是嚴司能感覺到對方寵溺他的時刻之一。

 

 

吃完早飯以後整理了一下,嚴司和黎子泓一起開車出門。

說是時光膠囊,其實也只是放在大樹下的小餅乾盒而已,當時嚴司不知道為什麼興致勃勃地找他,明明是在期末考前夕還硬拖著他寫信給未來的自己,結果隔天的考試雖然考的不差但卻沒平均成績好。

 

「欸欸欸,小黎不要念了啦,我們來弄時光膠囊!」大力地打開房門,嚴司把黎子泓從一堆法條和以往的檔案裡面拉出來,雙眼幾乎像是發亮一樣的看著他。

「明天是期末考耶。」顯然已經有幾天沒睡好的黎子泓沒好氣地把對方拉他的手甩開,然後重新把精神放回書本上。

「你都念那麼多天了,沒關係啦能過就好啊。」再次把對方的注意力從書本拉到自己身上,嚴司說道。

「你明天不是要考解剖嗎?」看著對方,黎子泓顯然十分無奈。

「那沒關係啦!我們來做嘛!」嚴司還是很興奮的看著對方,雖然不解嚴司的堅持,但顯然不做嚴司不會罷休,嘆了口氣,「好吧,你要怎麼做?」

「這個嘛--女生們是說裡面要放一些對自己很有意義的東西啊,寫一些對未來地期許啊還有甚麼希望做的事之類的,還有甚麼喜歡的人啦、對情人的期待之類的。」歪頭思考了一下,嚴司回答,「因為這樣我還特地去買信紙喔!超漂亮的對不對!」抽出上面畫著骷顱頭和骨架的詭異信紙,黎子泓真的很好奇對方是怎麼買到這種看起來應該沒人會去買的信紙的。

「不過他上面骨頭畫錯了啦,那邊腰椎應該要多一節,然後鎖骨那裡也、」順著對方視線看了下信紙,嚴司說出自己的觀察。

「給我吧,不是要寫信嗎?」伸手和對方要了張信紙,黎子泓推開放在桌上的書,挪出個空位來寫。

 

考完第一場期末的下午,嚴司在學校餐廳碰上正在吃麵的黎子泓,不客氣地拿了另外一雙筷子吃了一口,然後從包包裡拿出昨天的鐵盒。

「小黎小黎我們埋到哪裡好啊。」

「嗯……學校不是有一棵很大的樹嗎?你埋到那裡不就好了。」給了答案以後再吸了一口麵,黎子泓拿起剛剛放到一邊的這個月的法學周刊。

「你也要一起去啊!這種事不是要兩個人才好玩嗎?」又吃了對方一口麵,看黎子泓好像無關心的表情,嚴司踩了下對方的腳。

「嘶——」反射性倒吸一口氣,黎子泓看向罪魁禍首一臉我沒做這種事的表情非常無奈,「好好好,待會一起去放。」

 

等吃完東西兩個人便找了小鏟子,走到樹下挖了一個小洞,把餅乾盒埋進去。黎子泓記得管理員還一臉氣憤的質問他們在幹嘛,搞的兩個人明明沒做甚麼壞事卻要逃跑回宿舍。

 

「呼、呼,小黎我們以後出社會再回來拿吧。」一邊喘著氣嚴司一邊說著。

「好。」也在一旁喘著氣的黎子泓給了個簡短的回答。

 

後來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發展到今天這種關係,也不知道為什麼能發展到這種關係。

 

回憶就到這裡結束了,黎子泓停好車,帶著看起來十分愉快的嚴司來到他們曾經逃跑的樹下。

「真糟糕,到底埋到哪裡了呢。」嚴司皺眉思考著,眼鏡底下的雙眼微瞇似乎是在試圖回憶起來。

「在這裡吧。」走過當年也走過的路,黎子泓踩了下自己的所在地,「應該沒差多遠了。」

「好吧相信你一次。」從包裡拿出鏟子,嚴司和黎子泓兩個人挖了很久,終於挖到了當年粉藍色的餅乾盒。

正當兩個人因為找到紀念品而笑了的瞬間,就像當年一樣出現的管理員從走廊上跑過來,質問著你們在幹嘛!  

「快跑!」把鏟子和餅乾盒塞進包包,嚴司抓住黎子泓的手就往管理員的視線死角跑,一直到聽不見對方的聲音才鬆口氣。

「跑完腰更痛了。」嚴司像當年一樣喘著氣,揉著腰說道。

「回去幫你按一下。」一邊喘著黎子泓一邊說道。

 

喘完以後兩個人就地坐在地上,打開塵封已久的餅乾盒,裡面有很多嚴司的小零小碎和兩個人當年青澀的書信。

邊讀嚴司邊笑,「小黎你看我那時候還寫這種東西耶!超好笑的啊。你咧你咧!」拿過對方的信,也沒顧黎子泓想搶回來的動作便擅自讀了起來。

『以後想做的事有很多,但希望能跟喜歡的人一起做。』

接著就是一串清單,裡頭從去爬玉山到一起討論法律事件等各種各樣奇怪的要求都有。

「小黎你真的很奇怪耶。」讀完以後嚴司這麼說道,指了下餅乾盒裡放著的袖珍版法學字典,「你看連放進去裡面的東西都很奇怪。」

「那是給你的。」黎子泓靜靜說道。

「诶?為什麼?」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不知道在想甚麼的臉,嚴司拿起那本字典翻看。

「那是給將來交往對象的。」黎子泓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過視線,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把愣住的嚴司拉起來,「回去了。」

「诶?喔,你等等。」把散落在外面的小物品放回餅乾盒裡,嚴司起身跟著黎子泓的背影走。

 

在回家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衝擊太大,嚴司反常的一句話都沒說,一直到黎子泓都開了車門才看了下對方,下了車。

偏頭思考了一下,嚴司追上走得很快的黎子泓,牽住對方的手,「下次放假一起出做你想做的事吧。」

「嗯?甚麼意思?」轉頭看了下對方,黎子泓有些不解。

「那張清單,還有很多沒做的,一起完成吧。」知道對方是指那封信,黎子泓不知道該不該覺得感動,明明就只是些青澀又不成熟的要求卻被嚴司記在心裡了。

「做為交換待會回去要幫我按摩!腰真的好痛。」轉換了個語氣,嚴司很歡樂的破壞剛剛的氣氛,黎子泓不禁笑了出來。

「好。」

 

還沒做完的事,我和你一起完成吧。

 

完稿於12/30/13 7:49am at San Francisco   

 

後記:

差點趕不上死線啦啦啦啦啦,第一次寫黎嚴好怕崩角啊QAQQQQQQ(好像也是第一次寫因與聿同人XD?

標題Time Capsule是時光膠囊的意思!

 

祝大家新年快樂!

以上(超簡短因為真的快趕不上了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