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悲文注意

小青峰領便當注意(?

黃瀨父母華麗麗無視注意!

時間感總是怪怪注意

以上,可以的話就請下拉吧Ow<





心跳 青黃

 

「小黑子,小青峰他什麼時候會回來啊?我好久沒有找他一對一了。」黑子剛進門就看見黃瀨原本看著雜誌的臉轉向他,一臉笑容。

聽見問句,黑子心又一緊,但仍然像往常一樣走到對方身邊,勉強微笑:「很快他就會回來了。」

「那真是太好了!小黑子今天過得好嗎?」聽見對方快要回來的消息,黃瀨的眼神一亮,滿是欣喜。

 

 

「赤司君,這樣真的好嗎?」黑子和赤司、紫原坐在餐桌前,他皺眉,想起黃瀨今天的情形又擔心不已。

「沒有其他的辦法吧,畢竟青峰已經死了,我們也沒辦法變一個給他。」赤司聳聳肩,其實他也不是不知道黑子在擔心什麼,但、能有什麼辦法嗎?

「小赤吃一根美味棒。來,啊--」紫原見氣氛有些冰冷,把自己手上的零食遞到赤司面前,試圖讓氣氛稍微活絡一點。

「不,我飽了。」伸手推開對方的手,赤司隨即離開了餐桌,面前的食物連一點也沒動。

「我也是,紫原君,我先上樓了。」放下玩弄食物的叉子,黑子也跟著拉開椅子離開。同樣的、食物一點也沒少。

「看來大家胃口都很差呢,好吧。」望著一前一後向上走的身影,紫原皺眉咬了一口餅乾。

 

能有什麼辦法呢?能夠有什麼辦法呢?他們沒辦法再變一個青峰大輝,也沒有辦法回到過去改變青峰人生的結局,那、謊言該繼續說下去嗎?

 

 

「欸、醒醒,到家了。」推推坐在身旁的黃瀨,對方迷濛的張開眼,愣愣的被拉下車。青峰幾乎今天一接到這傢伙就發現他睡眠嚴重不足,還好之後是假日,還能夠休息。

 

下了車,深夜的風很涼。黃瀨看著獨自往前走的青峰忍不住皺了眉,快跑上了幾步牽住對方的手,帶著些許薄繭的手、很溫暖的手。

「幹嘛啦,很噁心耶。」雖然這麼說著,但青峰卻緊緊反握住了黃瀨的手,柔軟、細膩的手。

「才不會呢!小青峰就是不懂情趣啦,這是情趣懂嗎?而且我穿這麼少,小青峰你當然要我的暖爐啊!」黃瀨生氣得跳了幾下,隨即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穿得少?唔、以秋天的深夜而言,穿著一件背心加薄短袖外套的黃瀨當然算是穿得少,青峰並沒有沒發現黃瀨剛剛搭上來的手是冰涼的。

「那你這個笨蛋就多穿一點啊。」用另一隻手敲打黃瀨的頭,青峰看見馬路的紅綠燈在閃爍著,沒想太多就跑到對面,跑的時候才發現因為黃瀨沒跟上所以手不經意的甩開了。

「小青峰,等等!」皺眉,黃瀨原本想跟著跑過馬路,但無奈紅燈已經亮起。他乖乖站在馬路的另一端,但對面的青峰卻跟他說要他直接跑過來,他說這是深夜已經沒有車子在這裡了。黃瀨想想也對,就準備跑到對面去。

 

青峰大輝在看著,老實說就像他告訴黃瀨的,這時間在這裡幾乎不會有車經過。

但、也只是幾乎,所以他仍舊盯著黃瀨,就怕如果有臺車突然撞上他。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一輛沒開車燈的跑車突然從轉角衝了出來。黃瀨剛好在跑的時候聽見了聲響,於是他停下腳步轉向發出聲音的地方。

車子、好快、從那邊衝過來。

幾個帶著危險意味的字眼跑進黃瀨的腦袋,現在他是要往回走還是繼續向前?猶豫不決的停在路中央,卻忘了車子的速度快到他來不及去猶豫。

碰——

視線在轉移,黃瀨聽見了車子撞上人體發出的聲響,但他一點也不痛?

力道大到讓他短暫離開地面,隨即重重摔到柏油地上。頭撞到粗糙的馬路地面是痛的,黃瀨勉強坐起身,頭很暈,撫上撞到的地方是血沾滿他的整隻手。很痛,但不像是被撞到內臟一樣。

低頭看著上衣,白色的短袖外套被染滿了鮮紅。正疑惑著頭上的血有這麼快染到身前嗎?隨即轉頭看到不遠處躺著一個人,燈光太過昏暗他看不清楚是誰,試圖走過去又因為傷口而站不太起來,只好慢慢爬過去。

越來越近,那個人膚色黝黑,有深藍色近黑的短髮……

赫然發現了什麼的黃瀨強迫自己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跑到人影的地方,跌在他旁邊。

「小青峰——小青峰你怎麼會這樣,你不是在馬路對面嗎?為什麼會……?」驚恐的大叫,極度不可置信的看著全身浸在血泊中的人,黃瀨才想起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站在原地的時候,青峰從馬路旁跑了過來,抱住他。青峰背對著車輛,然後他們被衝擊力一起撞飛出去,因為失去意識,青峰的手鬆開了,所以他才會落在比青峰更遠的地方。

 

「先生,我、你還好嗎?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了!」司機驚恐的下了車,看著抱著青峰不停落淚的黃瀨,有些緊張的說。

「小青峰是大笨蛋!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不能接受事實的黃瀨抱著不停流血失去溫度的青峰。很重,青峰很重,重到他快抱不住。眼淚還在不停的流,身體卻已經倒斜到路面,太激動的情緒加上剛剛才撞擊到的腦袋太過昏沉,於是身體才會無力的向外斜去,才會漸漸的讓意識消失在悲傷的漩渦裡。

 

 

再次睜開眼是三天後,黃瀨看見昔日的籃球好友赤司、紫原、黑子、綠間都在病房裡,黑子是醒著的,但其他兩人還在睡眠中。

 

「黃瀨君?你醒了嗎?真是太好了。」黑子轉身才發現黃瀨已經睜開雙眼,小聲的走到病床旁邊倒了杯水。

「黃瀨君渴嗎?」把水杯晃晃,黑子看著黃瀨是在看著他的,可是眼神卻沒有聚焦到他身上,十分擔憂的看著。

「還好嗎?還是我去請醫生過來?」正準備離開卻被叫住了,黃瀨發出的聲音有些因為乾燥的嘶啞和因為虛弱的小聲。

「小黑子,小青峰呢?」

 

 

黑子想起來了,在他告訴黃瀨青峰已經過世的時候,黃瀨就呆住了,然後眼淚源源不絕從他的眼中流出。

隔天醫生和警察才來找他,警察告訴了他關於那個司機說的那天晚上。他不確定黃瀨有沒有在聽,因為他像是下意識的點頭,而不是因為了解而點頭。

之後黃瀨靜養了一段時間,期間他和赤司、紫原也一直輪流照顧著,但奇怪的是黃瀨從那天以後就不發一語,偶而會哭但是卻像是不知道一樣。

 

「那是精神創傷,可能馬上就好,也可能一輩子不會好,你們這些好朋友要好好幫他走出來。」

醫生好像是這麼說的?黑子記的不是很清楚,那陣子他們都很忙,雖然還是每天都有去看黃瀨但情形一點也沒改變。傷好了以後赤司就把黃瀨送到自己在偏遠地區房子裡,然後他們四個人就開始漸漸的同居。

 

忘了是哪一天,黑子進門的時候突然發現黃瀨高興的和他打招呼,他正想說黃瀨怎麼變了?就發現對方有些奇怪。

「吶吶、小黑子,小青峰呢?」

 

赤司去問了醫生才知道大概是心理上的遺忘,因為太過痛苦所以大腦做出的防衛之類的。

但更奇怪的是,黃瀨似乎只記得國中時的事,之後的都忘了。每天他都會不記得前一天發生過的事,就像是每天都重新開機的機器,資料消除,重新記錄。

不過,他笑了,真是太好了。

至少,活在幻想裡總是比知道現實幸福吧?

 

 

小青峰你知道嗎?

我的心跳,在你的心跳停止時就消失了。

你是左心室,我是右心室。

我們緊緊相依,同時生存、同時死亡。

所以,就讓我們回去最剛開始的時候吧。

回到最初的起點吧。

這樣,我們一定就能繼續快樂下去。

如果下輩子我再見到你,

一定會、

再次、無可救藥的愛上你。

你也一定要像我一樣喔。

因為,我愛你。

 

San Francisco, 8/25 06:56am完稿



後記:

安安,這裡是突發兼慶祝青峰生日快樂的文(哪有人要這樣慶祝混帳#

唔,基於文筆很差所以莫名其妙少了很多東西我打不進去文裡XD

爛尾了對不起OAO 我實在想不到該怎麼樣表現出黃瀨的……心境?

這篇其實是淡淡的哀傷文(有可能也有人覺得很哀傷)

第一次用倒敘法,應該是第一次吧?希望看起來還算流暢。

但願有把那種和對方停在同一個時刻的幸福的悲傷表現出來?

黃瀨不是沒有青峰就失去了全世界,只是沒有青峰以後,黃瀨跟著青峰一起死去,只剩身體活在世上。

能夠這麼深愛真是太好了呢。

最後那段其實是黃瀨在遺忘事實之前想著的事,因為這樣所以他之後才會只記得國中的事,對他來說最初最開心的時候。

然後青峰居然一出場就領便當了,這也太慘(自己講#

去趕稿,我是說去睡覺兼念書了啦w 開學好忙哈哈(抓頭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