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警告:

崩角可能有QAQQQ 

 

 

國王遊戲

 

 

 

新年的第一天是這樣開始的,早上的晨光透過鵝黃色的窗簾,透進房裡。耳邊有細微的紙張摩擦聲,用手一碰會摸到一雙穿著衛生褲的腿──

 

「唔、早……」揉了下眼睛,灣娘用摸上對方大腿的手順勢從靠在對方腿邊移成躺在對方腿上,貼身的棉褲下可以感覺到結實的肌肉,微微張開雙眼,進入視線範圍的先是一本不知用途的書,然後是透過手和身體縫隙露出來的認真的臉。

 

「不早囉,阿勇他們大概……」看了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兒正準備喬個更舒服的姿勢睡回籠覺,本田菊有些失笑的放下書本,一手玩弄對方已經很雜亂的頭髮,一手拿過鬧鐘,「兩個小時以後到,你再不去洗澡就來不及煮飯了。」

 

「甚麼?!」一聽完對方的話,灣娘嚇得馬上從床上坐起來,「你怎麼沒早點叫我!」就是因為知道今天有客人要來,昨天就算很晚回到家灣娘也特地請本田菊這個超級淺眠的傢伙叫自己早點起床的,居然沒遵守承諾甚麼的也太過分了!

 

「在下有叫啊,但你一直跟我撒嬌說再多睡五分鐘、多睡五分鐘,在下本來想像上次一樣叫你的,但你上次打的時候很痛,所以我就決定讓你繼續睡了。」本田菊一臉不關我的事,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樣子讓灣娘想揍下去,但又怕揍下去時間來不及,只好先跳下床。

 

「你敢像上次一樣叫我就試試看!」拉平短到都快露出底褲的睡衣,順手套上掛在旁邊的睡袍,都不知道本田菊買這件衣服給他是不是故意的,這麼短最好天殺的是睡裙啦!

 

想起上次對方怎麼把自己叫醒的臉又忍不住熱起來,灣娘下意識抓了下頭,正要轉身又被拉回床上,對方的臉從上面突然靠近,灣娘只能直直看著僵在那裡。

 

「現在也可以試啊。」本田菊看著灣娘大大的眼睛眨了幾下,臉隨即變得更紅,心情十分愉快的朝對方頰邊親了一下,「好啦不跟你鬧了,快去洗澡吧。」

 

幾乎是被愣著推進浴室裡面,灣娘這時才赫然發現自己是不是又被吃了豆腐,摀著被對方親過的頰邊,因為太過害羞只好憤怒的大喊:「本田菊你這個大混蛋!」

 

 

 

 

 

 

吹完頭髮出來以後,灣娘打開房門沒看見本田菊的身影,仔細一聽才聽見廚房好像有甚麼切菜的聲音。擦好乳液,灣娘輕手輕腳走向廚房,見到本田菊一手拿著食譜書,一手攪拌著鍋裡的料理,似乎很專注的樣子。

 

「在煮甚麼?」鑽進對方兩手間的空隙,灣娘快速的讀過對方手中的食譜,而本田菊則把食譜拿到灣娘能夠比較好讀的位置,一手半摟著對方一手攪拌完料理以後關小火,好像打算要燉的樣子。

 

「蘿蔔排骨湯,我放了薏仁下去,沒煮滾的時候怕黏底了。你不是說過要常常攪拌他嗎?」對方讀完食譜以後便又從空隙溜出去,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但本田菊還是拿起放在不遠處的鍋蓋蓋上湯鍋,邊說邊指著湯。

 

「記性不錯嘛!」一臉很滿意的灣娘點點頭,十分高傲的用師傅對徒弟的語氣問:「那有放薑嗎?」

 

「有,都有放,湯現在不煮會來不及,我就先弄了。飯也是,那邊在煮。」點點頭,本田菊稍微交代了一下現狀。在此同時灣娘打開冰箱看了看,似乎在盤算著今天要煮甚麼,然後套上圍裙扎起頭髮準備開工。

 

「你弄炒時蔬吧,我來弄炸雞跟蒸蛋。」從冰箱裡拿出昨天就準備好的材料,灣娘手腳麻利的把蛋打進碗裡。

 

 

 

一時之間廚房除了兩個人在走動和切菜煮東西的聲音之外竟然沒有任何交談,灣娘一手加入調味料一手打著蛋,沒有絲毫停頓,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一般。另外一邊本田菊洗好了蔬菜以後,也快速的將它們剖半去籽,切成好入口的形狀,然後按照熟成的順序一一往下放。

 

一直到灣娘炸好第一塊雞塊才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試一下味道。」把剛弄好的雞塊吹了兩口氣放涼後便送到對方嘴邊,本田菊咬了一小口,隨即點點頭,「差不多。這邊排骨湯要調味了,要試嗎?」

 

「好啊。」加入些許調味料以後,本田菊舀了一小勺到小盤子裡,也同樣遞到對方嘴邊,灣娘就著姿勢喝下去,「還有點淡。」

 

「知道了。」本田菊又多加了些甚麼到湯鍋裡,廚房又回歸原來的平靜。

 

 

 

好不容易忙完了,兩個人趕緊把食物放到盤子裡裝飾,端到前兩天已經整理好的桌子上,喘了口氣擦擦汗,坐在沙發上等客人過來。

 

沒等多久,一群人的聲音便從對講機裡傳來,「灣灣趕快開門!」一個男聲先傳進來,接著又有一個男聲說:「灣姊姊新年快樂!」最後在灣娘按下開門鍵前又有女聲傳出來,「小灣阿菊新年快樂!」

 

 

 

「這群人還是一樣熱鬧耶。」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灣娘有些受不了的在門口等著,「總有種很久以前大家一起吃飯的感覺。」看著本田菊灣娘忍不住脫口,對方臉色一變灣娘才想起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有些抱歉但說出口的話又收不回來,不敢面對對方現在的臉只好轉過頭回去面對門口。

 

「別太在意。」走到對方身後,本田菊拍了下灣娘的肩。

 

雖然是叫人不要介意但明明很介意吧……

 

還在想要不要再道個歉,外面那群訪客倒是已經要衝進門口一樣,好好有門鈴不用一直敲著門,灣娘只好趕快把門打開。

 

「好香的味道!」一沖進來三人馬上一起感嘆道,其中一個人把蛋糕先遞上去,「待會一起吃吧!」

 

「好,先進來吧,我把這個先拿去冰冰箱。」接過蛋糕,灣娘轉身回去廚房,等再出來的時候三個人已經坐在餐桌前,開始狼吞虎嚥了起來。

 

早上起來到現在也沒怎麼吃的灣娘跟著入座,本田菊遞給對方放在一旁的碗筷,然後兩個人也跟著一起享用。

 

 

 

說起這種聚會一定少不了遊戲,在大家都吃飽喝足以後,勇洙先是問有沒有撲克牌,小香便從包裡拿出一副。

 

「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一臉興奮的勇洙拆開包裝,很熟練地洗起了牌,「當然,國王遊戲的起源也是我喔!」

 

已經習慣到懶得吐槽的眾人只是各自接過了卡,剛開始幾輪大家還因為不好意思而不敢玩得過火,一直到最近幾輪才漸漸有令人臉紅心跳的內容。

 

「嗯,這次我是國王呢,那我要三號說上次接吻是甚麼時候!」灣娘秀了下手上的牌,思考了一下,又不想問得太過分又不得不順著氣氛,只好選個不上部下的問題來問。

 

「今天早上。」把牌也翻開,本田菊說完讓大家都嚇到愣在原地的答案以後淡定地喝了口茶,而國王當事人羞地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兩個人居然還這麼恩愛,不是有甚麼熱戀期嗎?都交往那麼久了。」有些反應不過來的一個人先是感嘆道。

 

「下期雜誌題材有了。」另外一個人順手唰唰唰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個字,推了下隱形的眼鏡。

 

「唔、接、接吻的起源也是我喔!」連平常伶牙俐齒的勇洙都頓了幾下才反應過來,收走了眾人手中的卡。

 

這種遊戲跟情侶玩對他們也太不公平了吧!三人心裡不由自主地都默默想著。

 

 

 

「哈哈哈,這次的國王是我!」一拿到牌,勇洙便哈哈大笑把牌放到桌子上,一臉得意。其他人則看著玩了幾輪第一次抽中國王的勇洙站上沙發,因為對方高昂的情緒而無聲共同嘆一口氣,等著國王的要求。

 

「這次、一號五號要玩Pocky遊戲!」沒猶豫多久,勇洙從身上口袋拿出一包巧克力棒,宣告任務。

 

「诶?玩這麼大?」幾乎每個人都同時驚嘆了一下,十分錯愕,然後隨即又看了下手中的牌,四個人裡面有一個人看完以後也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一個人露出有些擔憂的臉,剩下兩個人則有些不安。

 

握緊手上的牌,灣娘無暇注意別人的表情,玩這種遊戲分明是要她跟本田菊難看嘛,萬一另外一張牌不是被對方抽走的話,跟小越親吻事小,萬一是跟另外一個……

 

另一方面本田菊在發現不是自己以後便看了下眾人的眼色,坐對面的小越顯然也不是,看對方一臉十分放鬆的樣子。那剩下的就是……答案不言而喻,本田菊思考了一下,這玩笑實在開得太過火,正想站起身來反對便看到灣娘把牌放到桌上。

 

灣娘趕緊剛剛甩開不好的念頭,把牌蓋到桌上,站起身來,「這玩太大了啦,換一個。」

 

「诶?」站在上方的勇洙在大家各自看牌的同時也知道了他們的號碼,畢竟灣娘還是自己的好友,看她這個樣子好像也滿生氣的,然後點中的另外一個人不是對方的情人這點也有點讓他們難做人。但難得剛一次國王實在不想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左想想右想想,他只好換個要求,「那這樣,五號選一個人做Pocky遊戲就好。」

 

「诶?」灣娘很明顯看到勇洙一臉我已經答應你要求的詭計得逞臉,再看到有一個人大大鬆一口氣的表情,有些尷尬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小越第一個先把牌翻開,接著是本田菊,最後連香/港也翻開以後十分明顯的五號揭曉,灣娘無奈的接過勇洙手裡的Pocky棒,打開包裝看了一下。

 

在灣娘打開Pocky的當下,香/港輕聲對坐在隔壁的小越說到:「還好要求換了,不然以後跟日/本都不用做生意了。」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讓對方忍不住偷笑。

 

「看你們的臉就知道牌了,你真幸運。」拍了下對方的肩膀,小越看著灣娘紅著臉抽出一根Pocky,但她還是一句話也沒開口。

 

本田菊默默的看著她,看她打開包裝後微紅的臉,然後像是下定決心一樣拿出一根的樣子,灣娘蹲到自己面前,把沒有巧克力那邊遞過來,像是自暴自棄一樣喃喃著,「早死早超生啦。」

 

接過餅乾,本田菊輕聲在對方耳邊用只有灣娘才聽得到的語氣說:「沒關係,我動就好。」

 

咬上餅乾以後兩個人幾乎直直望進對方眼裡。就算交往在久灣娘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她不知道本田菊是不是也是這樣,但怦怦的心跳聲大到灣娘都怕旁人聽見。隨著餅乾一口一口消失而漸漸靠近的本田菊的臉,灣娘幾乎能看見對方眼裡自己的倒影,在嘴唇輕輕擦過自己嘴唇的那瞬間,本田菊咬斷了餅乾,自己的倒影也從對方眼裡消失。

 

旁人也看得臉紅了起來,小越藉著要去拿蛋糕的藉口從充滿隱形粉紅色泡沫的現場逃跑,連罪魁禍首的勇洙都忍不住紅了臉,和小香一樣有些尷尬的迴避視線。

 

 

 

結束臉紅心跳的遊戲以後眾人收起牌,兩個女生幫忙切起蛋糕,男生打開電視,看著重播的煙火,彷彿又回到跨年一樣的興奮。

 

「總之祝大家新年快樂!」灣娘切完蛋糕以後說道。

 

「新年快樂!」大家不整齊地回答著,歡樂的吃著蛋糕。

 

 

 

 

 

 

經過一整天遮騰,好不容易把那群電燈泡趕回家,灣娘和本田菊收拾著桌子,本田菊突然開口,「今天的遊戲好玩嗎?」

 

知道對方是在指那場讓人心臟都快跳出來的遊戲,灣娘搖了搖頭,「太害羞了,不好玩。」

 

「是嗎?在下倒是覺得能聽見你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很有趣呢。」摟過對方的腰,讓對方坐到自己腿上,本田菊講完壓下灣娘的頭,灣娘則順勢摟上對方的脖子。

 

 

 

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充滿整個房間,好不容易結束漫長的吻,灣娘看著一樣有些紅潤的本田菊的臉和自己在對方眼裡的倒影,才發現原來臉紅心跳的不只是她。

 

 

 

「新年快樂。」

 

「明天去初詣吧。」

 

「嗯。」

 

 

 

完稿於7:57 am 1/1/14 San Francisco

 

後記:

新年活動就告一段落啦OwO/// 天天趕文累死我了!祝大家新年快樂,2014天天愉快!

這篇的靈感就是莫名其妙的不知道為什麼變這樣ry...所以人不要常趕文,會靈感缺乏的XD

話說我不會玩國王遊戲,我只是看人家好像都是這樣玩的QAQQQQ 就將就吧(欸

歡迎教我玩喔www

對了初詣是指日本人每年新年第一次去神社參拜的時候w抱著對上一年的感謝和對這一年平安跟一切順利的祈求這樣。

我只找到了日文的Wiki: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88%9D%E8%A9%A3 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再Google喔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