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稿

*因為冉冉的噗浪點文才寫的文(感謝冉冉ing(?

*甜不甜鹹不鹹

以上可接受往下拉^w^

 

 

夏天 冰漾


那時是七月中旬,熾熱的太陽從高空把大地的一切融化。
『又……夢見了嗎?』褚冥漾緩緩張開雙眼,眼前一片虛無的沙灘上還站在兩個人。
一張和他一模一樣卻又更稚嫩的臉,和一張他很熟悉卻也再也見不到的臉。
他、還記得那一天。



「好熱!」褚冥漾在移動陣消失時大叫起來,雖然台中也很熱,但炎炎夏日帶他來沙漠避暑會不會太招待他啦。
「吵死了。」下意識巴下身邊人的頭,因為天氣而感到更加煩躁的冰炎瞇著眼睛望向似乎空虛一片的沙漠。

有甚麼在那裏。

正當他要捕捉那抹幾近透明的身影時,對方腦裡的慘叫打斷了他的思緒,等他再回過神來,又是甚麼都沒有了。

「褚。」心情更加煩躁的冰炎毫不猶豫把對方直接踹去吃沙,在對方努力爬起來的同時感覺了下周圍,氣息不見了。
『學長今天是不是心情特別不好啊……好痛,嘴裡還有沙!』皺眉、朝褚冥漾的方向一瞪,「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

原本是想到暑假沒事,任務單上的敘述感覺沒有特別難度,再加上搭檔因為沒空的建議才把很愉快在房裡吹冷氣的褚冥漾抓出來做特別夏日訓練,但--
總覺得狀況有點詭異。

正想直接回去問清楚狀況,猛然感覺到氣息朝他和褚冥漾之間的縫隙襲去。

「該死!」把褚冥漾拉近自己,用一隻手護住對方的背脊,一手拿符化成一把長槍。

保護對方的手被洌風狠狠的畫了一道,鮮血噴灑在土黃色的紗面上。

反射性讓傷口處鋪上薄冰,冰炎挑了挑眉,看來對方的惡意也已經很明顯了,真糟糕呢。

「待在裡面。」快速把結界設好,把褚冥漾塞進去以後冰炎根據對方的氣息和移動時的風流一次又一次進行攻擊。但還是看不見,透明的身影還是看不見。

在纏鬥了一段時間以後,冰炎身上的破口越來越多,但那抹身影似乎沒被攻擊到,速度依舊快速。漸漸感到有些不耐,打算直接想辦法把對方炸了的冰炎皺著眉,一個踢腿把影子弄開,爆符拋出。

「砰--」

褚冥漾看見了……原本該離開爆炸範圍的冰炎被硬生生的拖進去。

在那之後,冰炎再次被送進醫療班,攻擊他的是個帶有強烈惡意的靈體,然後他被送回去族裡療養,之後褚冥漾再也沒看到過他。

但褚冥漾永遠記得當年那抹血腥,和對方赤色的髮交纏在一起,比任何一天的太陽都還要美麗。
那是他、和學長的最後一個夏天。

6/19 01:14am Shanghai

 

http://paste.plurk.com/show/1573500/ (原網址,不用點進去了因為裡面的內容已經轉過來了,我是記錄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