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邏輯漏洞有

毫無條理有

看不懂怎麼發生的可能有

死亡END有(?

Only吳邪視角

OOC有

新春快樂(#

 

 

 

息止安所

 

他曾在那十年間無數次想起那個人的樣子。他最後的聲音、最後的面容。

說實話他從來搞不懂張起靈這個人,無論是十年前還是現在,又或者該說,連張起靈都搞不懂自己,他又怎麼能弄清楚他的過去?

他這個人,本身就是個謎。吳邪曾無數次想過。

本身就是個謎。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他和張起靈這個人相處的時間其實不長,應該不到五年吧?從第一次在七星魯王宮到最後一次在長白山上,乍看經歷了很多,但其實卻只是短短的幾年。如此漫長卻又如此短暫。他始終弄不懂張起靈為什麼不讓自己追上去,又或者是、自己為什麼想追上去。

 

 

十年到了的那一天,他其實一早就準備好了行囊。

那是和記憶當中一樣的雪白,其實這十年間他幾乎不再參與任何事情了。動作雖然稍顯的不靈活,但他仍然跌跌撞撞到了原本張起靈拋下他的地方。

其實那並不算約定,但他就是有股直覺,張起靈會知道他在這裡。

他還在替他記得所有的事情,從最初到現在、再從現在到以後。

吶、不要忘了自己說過的話啊。吳邪輕嘆著想道。

 

 

再一次看到張起靈的時候,吳邪其實嚇壞了。

他幾乎是了無生氣的坐在一邊,安靜的吃著他帶來的乾糧。似乎還沒洗漱過,頭髮亂七八糟。

「好久不見。」那是張起靈看見他醒後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平平淡淡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不知道當時在想什麼,又或者是什麼都沒想,吳邪輕輕的說出這句話。

 

然後他們一起下了山,張起靈的身手仍然像十年前一樣靈活,吳邪其實有些忌妒。

 

 

幫他剪了頭髮,把他接回來自家住,吳邪都快覺得自己瘋了。

張起靈還是和以前一樣,完全不能打理自己的生活。吳邪看著第十個被弄到焦黑的鍋子,頭隱隱作痛了起來。

 

其實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吳邪想起這段日子,仍然覺得其實是最平淡但也是最幸福的。

 

 

輕柔的撫上他的墓碑,吳邪輕輕微笑。

 

一個生命的逝去是這樣簡單、這樣輕易。

在你轟轟烈烈的一生裡的最後,到底想說什麼呢?

都夠了吧,無論是對你或者是對我。

你還記得胖子嗎?他說過兩個禮拜要來看看你,不過我想大概是想來吃飯的成分居多。

你還記得小花嗎?解雨臣,我想這個稱呼你比較熟悉,聽說和秀秀結婚了,可惜了當時在忙你的喪禮,沒時間去參加。

直至最終的最後,你仍然留給我一個永遠破不了的謎。

我想,是時候該放下了吧,替你記得所有的事太辛苦也太沉重了。

逝者既然已逝,就不該在牽絆活人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吳邪停下了單方面的思緒,蹭著沒有出生日期的空白角落。

 

或許就和你說的一樣,你不曾有過過去。

但我還是想問你,張起靈,你、還記得過去記憶裡曾出現的我嗎?

 

眨了眨雙眼,吳邪看著雪花飄落下來,替黑色的大理石墓碑添加了些許蒼白。

乾啞的笑了兩聲,吳邪放下手中握著許久的白色雛菊,拉緊了外套。

 

這若是你的回答,我收到了。

 

完稿於02:07 am 2/11/13 San Francisco

 

 

 

 

後記:

開春新年第一篇文就這樣獻出去了,老實說這篇文毫無條理可言啊XD

若是能夠再多了解你一點,是不是就能夠再離你更近一點之類的吧(?

其實只是想練習一下這樣的感覺,一段一段,平鋪直述的語氣。

至於結局的答案是什麼就任由大家猜想了。

如果看起來怪怪的絕對不是你的錯覺,是因為在打文的我正在重感冒XD

那麼就祝友人生日快樂了。

標題其實大概就是最後的願望吧,無論怎樣,盜墓的人最終也希望自己能夠回到最初最初那個最寧靜的地方,所以才這樣定的。

至於張起靈怎麼死的請不要問我,因為我不知道。

祝大家新年快樂,原本要趕賀文但因為重感冒完全來不及XD 先放生日賀文頂著,不是新春就要觸小哥眉頭的意思!(遭巴

以上,初三快樂,大家要收紅包多多喔!(太晚說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