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此篇為架空職業設定。

 

 

우리사랑하게됐어요

 

我們相愛了

 

 

 

某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安靜的辦公室裡突然踏進一個男人打破了寧靜。

 

 

 

「請問你是丁馬克嗎?」走到辦公室內唯一的人身邊,諾威拍了拍對方的肩。平靜的表情底下藏了些許緊張,這是他第一天上班,原本就打算早點來,結果卻沒想到辦公室裡一個人都沒有。

 

「嗯?我是。」專注於工作的金髮男人抬起頭,帶著眼鏡仍然遮不掉那雙天藍色眼眸內的光采。他專注盯著對方的臉一陣子,才終於想起主管昨天似乎跟他說今天會來個新人的樣子。

 

「你是諾威吧?歡迎歡迎!你的座位在我旁邊喔。」丁馬克指著旁邊的空座位,諾威看了對方一眼便走到座位前入座。

 

 

 

為了讓諾威適應工作環境,丁馬克一整天都不時從工作中抽空和對方聊天和介紹。

 

 

 

「你如果渴了的話那邊是茶水間喔,偷偷跟你說紅茶超好喝的!」

 

 

 

「那邊是放零食的地方,如果你想吃什麼都可以去拿,不用給錢的啦!」

 

 

 

「如果沒靈感的話,那邊是公司開辦以來的設計檔案,有些設計很不賴喔!」

 

 

 

「工具如果壞掉可以打分機1129,工程師會馬上上來的,唔、要先說是丁馬克的朋友喔!」他眨了眨眼。

 

 

 

諾威一整天都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反應,只和他說了是、謝謝,無論丁馬克有多麼粗神經都知道兩人有多尷尬,不過好歹以後也是工作夥伴,整個部門又只有他們兩個人,想必之後會好一些的吧。

 

 

 

처음그날에아마몰랐겠지이런

 

初次見面那天,我大概也不知道這樣的我

 

어색했었던우리모습이어제만같은데

 

我們尷尬的樣子就像昨天一樣

 

 

 

這兩天諾威明顯到了公司也很沒精神,雖然平常對方看起來就是有些虛弱的樣子,但這幾天丁馬克在工作中途看見他都快睡去的樣子有些擔心。

 

「諾子你最近是怎麼啦?」諾子是他開玩笑時叫對方的稱呼,起初諾威對這個綽號還有些反抗,但後來因為輸了一場打賭就接受了。

 

「沒什麼事。」諾威一如以往平靜的回答,丁馬克看對方似乎也沒有要說的意願便又回頭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

 

其實倒也真的不是什麼,只是最近上高中的弟弟和家裡鬧的緊,自己住在外地又沒時間回去調和,只能每天花兩三個鐘頭聽母親的抱怨,再花兩三個鐘頭好好勸勸弟弟。這樣一來休息的時間變少,本來就不是很好的身子就變得更加疲憊了。

 

「咳。」因為一時不舒服,諾威咳了聲嗽,丁馬克立即轉過頭看著他。

 

「看什麼?沒事。」有些不習慣對方直直盯著自己的眼神,諾威無意識的用比平常更冷淡的語氣回應,看見對方皺了皺眉繼續自己的工作時才又回頭做自己的事。

 

 

 

「這給你,最近是流感高峰,多喝點熱水吧。」不知何時丁馬克去泡了感冒熱飲,總之現在諾威看著對方手上還冒著熱氣的飲料,謝了一聲便拿了過來。

 

「天氣這麼冷平常也沒看你多穿兩件,辦公室暖氣又開的不強。」一邊啜著檸檬味的飲料,諾威感覺到肩上多了一雙手和一件似乎很保暖的外套,丁馬克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

 

「幹嘛對我這麼好?」冷冷的看著對方,自小就被教導無事不會獻殷勤的諾威此刻有些謹慎的盯著對方的臉,試圖找出對方的目的或想法。

 

「沒有啊,就只是看你最近好像很累,又好像要感冒了,所以關心一下啊。萬一你真的感冒了,所有的東西都要我弄是會死人的耶!」丁馬克面對對方直勾勾的眼神有些心虛,但想了想自己的目的也的確這是這麼單純啊,於是便理直氣壯了起來。

 

諾威又繼續看了丁馬克一陣子,確定對方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其他目的才接受了他的好意。

 

心裡有些暖暖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在漫開。

 

 

 

「吶、要一起去吃飯嗎?」下班的前一刻,丁馬克對著在簡單交談過後幾乎一整天都沉默的諾威說道。

 

不過過了兩分鐘,見對方沒有反應,丁馬克將椅子移過去對方旁邊,好奇的看了看,殊不知諾威卻直接倒在他肩膀上,嚇了丁馬克一大跳。

 

聽著對方沉穩的呼吸聲,丁馬克猜對方應該是睡著了。一邊想著上班睡覺可是不行的啊,但卻連自己都沒發現的將姿勢弄得更穩,讓對方能靠得更舒服的一邊看著對方的睡顏。

 

最近不知道做什麼,大概是累壞了吧。

 

丁馬克輕輕順了順對方的頭髮,看著諾威疲倦的樣子有些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心疼。

 

 

 

기억하고있을까우리잠시멀리있던날

 

還記得嗎,曾經遙遠的我們

 

잠들기힘든내모습내맘이자꾸널찾던

 

疲憊的我的樣子和我的心總會找到你

 

 

 

距離第一天上班已經過了幾個月,大地迎來了春天,辦公室連帶也多了許多生氣。

 

可以說是不知不覺之間吧?諾威漸漸習慣丁馬克會像個老媽子一樣念他怎麼最近又沒準時吃飯、衣服怎麼只穿這麼少,也因為丁馬克會注意小細節的個性,諾威總是會把自己負責的案子傳一份給對方,看看還有哪裡還能修改。

 

他是室內設計師,但卻不懂得怎樣設計才有家的溫暖。他總喜歡把線條弄得很清晰,直到有一次被丁馬克敲了頭說這是家不是辦公室才赫然發覺原來自己不懂得什麼是家。

 

自小就經常搬家的他,高中開始就住宿舍,大學時睡在學校的機會比睡在租屋處的機會大的多。等到家裡終於穩定下來,他已經不需要家,也因為這樣他也不懂什麼是家。

 

由於現在的公司設計家庭設計比大型的建築設計多得多,所以他開始漸漸依賴起丁馬克對家庭的感覺,讓他來修改自己的稿子總是讓他倍感安心。

 

雖然他也曾想過這樣是不是會帶給對方困擾,但丁馬克從來沒抱怨過也讓他有些放心。

 

看多了對方的設計以後,諾威漸漸從丁馬克的描述裡學到怎樣才像是一個家,溫暖的家。

 

 

 

하나둘씩추억이늘어가면가게될수록

 

回憶一點一滴增加

 

너의곁에서익숙해진나너를찾게된나

 

已經習慣在你身邊的我變得依靠你

 

 

 

丁馬克今天不時在工作中看看諾威,然後又有些糾結的看著自己的螢幕,然後又看看諾威,又看看自己的螢幕,幾次下來諾威像是受不了似的轉過身來:「你在看什麼?」

 

「沒有啊,就……沒有啦。」丁馬克要說不說的表情讓諾威有些困惑,分明就是有什麼事情要說但又不說,實在讓人煩躁。

 

諾威想了想,專案的截止日是這個月底,自己又沒有什麼別的事情沒做,也沒有什麼東西欠著丁馬克啊,那他是在看什麼啊?

 

五月的風帶著些許春末的涼意,吹進辦公室裡成為工作時最好的放鬆夥伴。

 

 

 

『是歐石楠啊。』把設計弄到一個段落,諾威伸了個懶腰走到窗邊。窗台上放了一個透明的小花瓶,每隔幾天丁馬克就會把裡面的花換一換,今天不知是不是有意,丁馬克換了歐石楠。

 

一邊想著歐石楠的花期已過,丁馬克不知道是從哪裡找到的,諾威的記憶突然回到了遠處。

 

很小很小的時候,母親也曾在他們住的地方種過歐石楠。那時家裡尚算平靜,冬天看著花朵在庭園裡盛開是諾威最棒的娛樂,只可惜後來因為搬家,再也看不到了。

 

撇去些許哀傷的情緒,諾威重新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

 

 

 

直至下班時間丁馬克仍然持續著那種時而看看諾威時而看看自己的動作,諾威有些煩躁但又問不出個理由,想喝口水卻發現水杯已經空了,只好起身去茶水間。

 

 

 

看見諾威起了身離開辦公室,丁馬克迅速從座位上跳起來,拿出早上冰在冰箱裡的蛋糕,快速點上蠟燭,然後關上燈,靜靜等待對方的回來。

 

 

 

「丁馬克?」在遠處看見辦公室已經熄燈的諾威有些疑惑,慢慢走近才看見燭光閃動,隨即聽到對方有些不熟練的唱著挪威版的生日快樂歌。

 

 

 

Hurra for deg som fyller ditt år!

 

Ja, deg vil vi gratulere!

 

Alle i ring omkring deg vi står,

 

og se, nå vil vi marsjere,

 

bukke, nikke, neie, snu oss omkring,

 

danse så for deg med hopp og sprett og spring,

 

ønske deg av hjertet alle gode ting

 

og si meg så, hva vil du mere? Gratulere!

 

 

 

Tell me what you want,諾子生日快樂。」丁馬克唱完以後,隨即講出了網路上查到的英文翻譯,黑暗中看不太清楚對方的表情讓他有些緊張。

 

「……Jeg vil ikke ha noe, takk.」愣住的下一個反應竟是感動的想落淚,聲音一不對勁的當下諾威便住了口,但仍然讓丁馬克發現了。

 

「怎麼了?你別哭啊。」趕緊開了燈,看著對方蔚紫色的雙眼有些濕潤,丁馬克有些慌亂的拍著諾威的肩。

 

「這麼辛苦可不是要你哭啊,笑一個嘛。」

 

「誰在哭啊,謝謝。」深呼吸了幾下,諾威才再次開口。近幾年來家人已經幾乎沒幫他過過生日,後來連他自己都不會記得原來自己生日了這麼一回事,今天也是丁馬克唱了久違的生日快樂歌才想起來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來許願吧。」看對方平復了情緒,丁馬克鬆了口氣,把對方手中的杯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上,然後把人帶到蛋糕前。

 

Jeg vil ikke ha noe……我的意思是我沒有任何願望。」看對方有些不解的樣子,諾威才想到丁馬克不懂自己的意思,連忙翻譯了過來。

 

「怎麼可能沒有願望呢!不管,那這三個願望就先存起來,等你想到再許吧!快點吹蠟燭!」丁馬克皺了皺眉,強硬的要對方存下願望以後便開心的要諾威吹熄蠟燭。

 

 

 

這天晚上他們分食著小小的蛋糕,過了一個簡單又平凡對諾威來說卻珍貴無比的生日。

 

 

 

너를위해준비한화려하진못한순간들

 

為你準備了並非華而不實的時刻

 

예쁘고좋은것들만받아야하는그대인데

 

請接收為你準備的美好的瞬間

 

 

 

轉眼間又再次來到了冬天,這天諾威和丁馬克為了工作一起去拜訪了某位客戶,直到下午兩人才離開陌生的辦公室。

 

 

 

「你的拿鐵。」從咖啡店跑出來的丁馬克把手上的另一杯飲料遞給在外等候的諾威。

 

「謝謝。」接過溫熱的飲料,諾威明顯感覺手指沒那麼僵了。明明就還不是最冷的時候,但今天卻讓人感到特別寒冷。

 

 

 

慢悠悠的在街上走著,談好案子的輕鬆感讓兩人不急著回辦公室,反而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

 

「下雪了。」諾威突然講了這麼一句,丁馬克才發現空中開始出現些許白色的雪花。

 

「這是今年的初雪吧?難怪今天這麼冷,原來真的要冬天了。」有些感嘆的說著,丁馬克看著把手伸到空中的諾威,對方像是從來沒見過雪一樣的單純側顏讓他有些傻了。

 

原本身子就比較纖細的諾威平常就有很大的透明氣質,此時此刻看起來就像是要和雪融合再一起一樣,像是不真實的美麗,隨時都會消失。

 

 

 

「這麼冷,快點回去吧,免得感冒了。」丁馬克抓住對方還晃悠在空中的手就往前跑,諾威冰涼的手被丁馬克的體溫溫熱了許多,連帶他的臉頰也跟著有了自己都沒發現的些許紅潤。

 

 

 

如果會消失的話,那就由我來守護你吧。

 

 

 

아껴줄께지켜줄께겨울보다하얗게그대를

 

保護你    守護你    比冬天還要雪白的你

 

흰눈이녹아도지금처럼만함께할래

 

就算白雪融化也要想現在一樣在一起

 

 

 

從初雪那天以後丁馬克就變得很奇怪,倒也不是突然變得很安靜或是怎樣,就是怪。諾威心想。

 

總覺得比平常更聒噪了點、比平常更關心自己了點、然後身體接觸比平常更多了點。

 

有時會因為身體接觸而不小心臉紅的自己似乎也變得有點奇怪,為什麼呢?

 

 

 

「丁馬克幫我一下。」拿著厚到遮住自己視線的文件,因為看不見前方諾威有些搖晃的走著,一走到辦公室就趕緊叫對方幫忙一下。

 

「好!哇--好多啊。」感嘆了一下,丁馬克趕緊接過一半,但文件轉移的瞬間視線卻對上了,兩人卻不知為何都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鼓起勇氣一樣,下班前丁馬克邀了對方一起去吃飯。原本就不是什麼大事,但丁馬克卻緊張到手心都流了汗,還好諾威只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你、」

 

「你、」

 

在路上為了打破沉默的兩個人同時開了口,然後又同時安靜了下來。

 

「你先說吧。」丁馬克小心的說著。

 

「你、最近有點奇怪,怎麼了嗎?」諾威看了看對方便說出最近自己的疑惑。

 

「沒有啦,你的錯覺吧。」丁馬克尷尬的笑了笑,諾威也就聳聳肩沒再繼續追問。

 

「你剛剛想說什麼?」

 

「沒有,不是很重要的事。」抓了抓頭,丁馬克帶著些許緊張的神情說著。

 

 

 

直到自己的左手被另一隻右手握住,諾威才驚訝的看著對方。

 

「我剛剛是想說……那個、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嗎?」

 

 

 

沒有回答,但一直沒放開的手和紅透了的臉頰代替了答案。

 

 

 

어떤맘일까그대와나-같은맘일까그대와나-

 

怎樣的心意 你和我       一樣的心意嗎   你和我

 

한가지내게분명한것은함께있어야웃는다는것

 

我清楚一件事就是我們應該在一起歡笑

 

 

 

隔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丁馬克和諾威做在同一張沙發上,諾威靜靜靠在丁馬克肩上,丁馬克則輕輕拍著對方的背。

 

從丁馬克認識諾威已經兩年了,從他們開始交往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一年了,他們從初期的尷尬到現在的熟悉也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諾子,耶誕快樂。」小聲說著,丁馬克看著對方已經有些睡意的雙眸,正想把對方趕上樓去睡,結果唇卻先一步被堵住了。

 

Kære, glædelig jul og jeg elsker dig.」諾威有些疲倦的聲音結束了吻以後對丁馬克說道。

 

Meg også, min kjære」再次吻上。

 

 

 

사랑인가봐그대와나-시작인가봐그대와나-

 

是愛情吧    你和我       是開始吧    你和我

 

이제야내맘알수있는날그대와함께나누고싶어

 

從我了解我的心後的每一天都想和你分享

 

사랑인가봐너와나시작됐나봐너와나

 

是愛情吧    你和我       是開始吧    你和我

 

우리둘사랑하게됐다고말할수있어

 

大聲說出“我們相愛了”

 

 

 

完稿於San Francisco 02:05 AM 12/25/12

 

 

注:

 

生日快樂歌後面諾子講的是挪威語的「我不想要任何東西,謝謝。」

 

後面諾威對丁馬克說的是丹麥語的:「親愛的,耶誕快樂,我愛你。」

 

丁馬克對諾威說的是挪威語的:「親愛的,我也是。」

 

生日歌引用網址是:http://www.wretch.cc/blog/tupeishih/22104331

 

歌詞引用網址:http://tw.myblog.yahoo.com/jw!tFRBMe2RHxQ9KuvoopwN/article?mid=2500

如有任何問題會立刻撤下歌詞部分。

 

後記:

嗚哇──這兩隻是想閃死人嘛!

快被媽媽催到死掉了,嗚──

首次(應該是首次吧?)嘗試了職業設定,而且也是首次嘗試了慢慢把設定帶出來的寫作方式(比如說諾子的家庭背景跟他跟丁馬克的職業還有辦公室狀況)希望能夠描寫的夠清楚QAQ

希望小小鈴喜歡!我個人很喜歡兩個人慢慢交往的感覺,好甜蜜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我給小小鈴的後記,如你所見他真的很短,因為我那時候再不睡就要被揍了。

 

真正的長篇大論我們這邊來吧(笑)

這算是我寫過最順手的歌詞文,也是第一次有一種:「這就是我喜歡的歌詞文的風格!」的感覺,我很高興(笑)

終於寫過一篇自己看了也覺得非常喜歡的歌詞文了!

也如上面提到,一直以來我習慣將設定寫在前面,一次通通帶出來。這次是第一次嘗試在故事中慢慢說出所有的細節,對我而言是一種新挑戰,不知道各位看官覺得如何?(有任何有疑惑的地方也歡迎提出來,我會回答的,畢竟仍然有一些描述不清楚的地方)

我想這篇文發出去的時候我應該是在睡覺,而且我也不期待有人會馬上看,拜託大家好好享受跨年好嗎XD

歌詞本身就帶著濃濃的甜蜜氣息和初戀味道,所以讓我寫起來也分外順手。

然後這是小小鈴的耶誕點文,所以是為了他而寫的,我、我因為沒時間趕元旦賀文就借來用了XD

最後祝大家2013新年快樂,祝大家事事順利。

 

以上 Happy New Yea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