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安全感

 

 

 

 

 

 

「為、為什麼!」不可置信。

 

「你、咳——」鮮血湧出。

 

「再也不相信你了。」冷漠背對。

 

「我恨你,菊。」微笑刺入。

 

 

 

 

 

 

張開雙眼,本田菊看著漆黑的天花板。

 

「菊,怎麼了嗎?」睡在旁邊的灣娘微微張開雙眼,語氣充滿睡意地問。

 

「不、沒什麼,快睡吧。」轉過身來,本田菊輕輕撫了撫灣娘的頭,對方像小貓一樣蹭了蹭他的手以後又進入夢鄉。

 

但、本田菊沒有。

 

那是太久以前的夢,又或者是他希望是很久以前的夢。

 

有些模糊不清的畫面,夢中感覺到的驚慌和心寒還鮮明地停留在本田菊的腦海裡。灣娘的臉一幕幕的跳轉,有天真的、害怕的、討厭的、喜歡的,還有——

 

恨他的。

 

『我恨你,菊。』

 

『我恨你,』

 

『恨你,』

 

不、不要。

 

無法想像被灣娘恨著的感覺,本田菊突然有些迷惘。

 

——灣娘、她現在是真的愛我嗎?

 

 

 

 

 

 

那個夢過後的早晨,灣娘和本田菊約好要去踏青。

 

一路上灣娘總是笑著,大大的雙眼時常笑得瞇起。

 

明亮、快樂、活潑。

 

本田菊望著灣娘的側臉,怎麼樣也無法和夢中的她連結起。可是、那個夢裡卻是灣娘過去最常有的表情。

 

黑暗、怨恨、悲傷。

 

 

 

「菊、菊?菊你有在聽我說話嗎?」灣娘的臉在他面前瞬間放大,她晃了晃她的手,本田菊有一瞬間覺得她的臉開始模糊不清,不禁激動地伸手抓住。

 

「菊?菊,你這樣抓著我有點痛耶。」灣娘先是有些疑惑的看著他,然後皺了皺眉說出剛剛那句話。

 

「對不起。」本田菊這時才放開灣娘的手,悄悄地深呼吸了幾下,「灣,剛剛說了什麼?不好意思,我剛剛沒聽到。」

 

「菊?你沒事吧?你平常都不會這樣的。」灣娘皺起眉來,試圖將手放在本田菊的額上,可是……

 

啪。

 

本田菊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前打掉灣娘的手,灣娘的臉瞬間充滿不可置信和疑惑,和夢中的那張臉有著幾分神似,本田菊轉過了頭。

 

 

 

「不、沒事的,大概是昨晚沒睡好吧。」本田菊微微低下頭,隨即往前走,留下灣娘一個人愣在原地。

 

「菊、等我一下啦!」呆了許久以後,灣娘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走遠的本田菊,決定先追了上去。

 

 

 

就這樣一路晃到了接近夕陽西下的時候,一路上本田菊和灣娘不像以往出遊一樣聊個不停(雖然通常的是灣娘一個人在說比較多),兩個人都十分安靜。

 

「灣,回家了嗎?」本田菊出了聲,把灣娘已經飄遠的思緒拉回來。

 

「嗯……等一下。」灣娘皺眉,拉住本田菊的手,微低下頭。

 

 

 

 

 

 

自從本田菊打掉她的手開始,灣娘就開始在想今天愛人異常的原因。

 

明明昨天都好好的,怎麼會突然這樣?從什麼時候開始——

 

記憶倒回,灣娘從剛剛出門、吃早餐、起床、睡覺……

 

等等,睡覺?她依稀記得本田菊昨晚醒來過一次。她自己是因為對方過大的震動而醒來,震動——

 

所以,又是惡夢嗎?

 

灣娘在心中嘆了口氣,然後在整個下午都悄悄的看著本田菊的表情中,得到了剛剛那句話。

 

 

 

 

 

 

灣娘把本田菊拉到草地中央,隨即放開他的手,面向著夕陽走了幾步。

 

「所以,昨晚你到底作了什麼夢?」背對著他,灣娘用著不大不小剛剛好的音量問著。

 

「……沒什麼。」本田菊在聽見灣娘的問句時愣住,臉上隨即變成有些糾結的表情,但還是什麼也不願意說。

 

「沒什麼你就不會整天都心不在焉了。」灣娘說著,她停下來,本田菊也隨即停下。

 

本田菊沒有回答,過了一陣沉默以後,灣娘開口:「關於我的。」用的是肯定句的語氣。

 

「是。」

 

「過去的。」

 

「是。」

 

「我跟你住的時候的。」

 

「是。」

 

 

 

「……本田菊你是白癡嗎?」灣娘的語氣帶著些許無奈。

 

「蛤?」本田菊發出一個疑惑的單音節。

 

「我不恨你,一直都沒恨過你。」輕輕的、淡淡的,灣娘說著。

 

「怎、」先是驚訝灣娘怎麼能猜到自己的夢境,後來才反應過來打算講出來的話,但被灣娘打斷了。

 

「我甚至沒有討厭過你,即便你真的很過分。我知道你是不得已。」向前走了一步。

 

「我不會說我當時是快樂的,畢竟因為你,我身體的確是病了一段時間。」兩步。

 

「但、我要你記得。」靜靜講出的話。

 

「以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現在因為你而感到非常的幸福。」感到溫暖的話。

 

「所以請你不要難過好嗎?」回過頭來,灣娘微笑。

 

「對不起。」本田菊微微低下頭,瀏海有些遮住了表情。

 

「不需要道歉,我要你記得,我一直都在。」灣娘走近,將他的頭髮撥開,微低下身邊看著他邊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本田菊和灣娘都得到了同樣的安心,夕陽溫暖地照耀他們,身體是暖的,心也是暖的。

 

「吶、一起回家吧。」站起身來,灣娘伸出了她的手。

 

「好的。」本田菊露出了笑臉,回握。

 

 

 

完稿於快要到舊金山的空中,台北時間12:16am 8/3/12

 

後記:

大家早啊,這裡是寒翎><(早個頭#

這篇其實從構想到完稿的速度稱不上快,大概拖了五天吧OAO 因為整理行李沒什麼時間Orz

其實在飛機上完成這篇還滿有趣的,雖然我一直很怕我打字的聲音有吵到隔壁的人XDDDD

但當我打下完稿之後,我卻完全不知道該把地點打在哪裡,在空中我哪知道現在飛到哪個城市上面啦w

所以只好這樣打了,覺得滿酷的XD

第一段是想強調夢境帶來的恐懼跟畫面的轉換,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比較好(抓頭)

因為速度的確比較快,是一幕幕跳轉的,所以可能要看到後面才看懂是夢吧(歪頭

嘗試著用不一樣的敘述方法,希望可以達到還可以的效果?如果有看到這邊的人可以給我一點建議嗎?第一次嘗試所以效果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評估Orz

總而言之,新學期也即將開始,希望能夠有個愉快的新學年(但願吧OAQ")

 

PS: 部分靈感來源這邊 感謝雨瞳大大給了我靈感,她是我的靈感大神!(膜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