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點文

配對:冰樣

走向:甜

模式:架空(默認成現代架空應該也大丈夫?)

有無H:隨便

 

《發燒》(以藥的故事架空為背景XD)

 

期末考結束以後總是會有大家大聲小聲的歡慶呼喊充斥整個教室。

至少、褚冥漾的教室是這樣的。

 

大考過後的下午是不用上課的,褚冥漾看著同學笑著打鬧走出門口,正準備想睡一下,卻被熟悉的聲音給硬聲聲的把意識給拉回來。

 

「吶、漾。一起去吃飯?然後我們一起去海邊跑步吧!好久沒跑了。」習慣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孩從背後拍了他的肩,語氣就像每個剛剛才離開的人一樣充滿快樂的氣息。

「嗯?好啊。」思考過後,褚冥漾認為沒什麼不妥便答應了。他忘了,前兩天在他念書的時候,某位不念書也考高分的學長告訴過他,考試結束的那天記得要跟大家一起去吃飯。

 

 

和同學一起去吃飯,換上寬鬆的運動服以後,褚冥漾一邊跑一邊感覺久違的海洋氣息。

果真——挺懷念的。

他笑了,和旁邊的同伴擊了個掌,然後突然加速向前跑去。

對方反應也很快,幾乎是立刻又跑過了他的身邊,更奇怪的是又往前跑了很遠。

 

「我們比賽誰先到港邊,如果輸了的話……把你推下海吃鹽水。」

 

哪有人跑那麼遠以後才說!簡直耍詐!

 

褚冥漾一邊在心裡大聲抱怨,一邊想辦法讓自己再快一點。但因為從小的病導致體能本來就不佳,不管主人多想要這副身體跑的再快一些,還是輸了。

到港邊的時候,同伴等著他,一臉就是你輸了所以我在這裡悠閒的要把你推下海。

「漾、輸了喔。」語氣非常愉快地說著,但在褚冥漾耳裡聽來只覺得對方是白目。

「知道了。」走到港邊,脫了上衣和鞋襪就跳下海。其實下午的海比起仍然高掛在天空上的太陽和陸地上氣溫更加寒冷。他做了幾個深呼吸,再打了幾下水,終於感覺到糖分在他體內被消耗所帶來的熱。

 

「漾!我來了!」站在岸上的人像是等不及了,也和他一樣把上衣脫了就往海裡跳。來不及閃避的他只好閉上雙眼,吃幾口對方跳下來所濺起的鹽水。

「你是不會早點說嗎?」皺了皺眉,他游過去把對方的頭用力打了一下。

「好痛!漾你不要跟你家學長交往久了就變得跟他一樣好不好。我知道你、唔!」

「在亂講什麼!」才不會說因為對方這麼說了有點……害羞?褚冥漾放開剛剛因為衝動不小心按到海中的頭,然後趁對方沒反應過來游到遠處。

「你給我站住!」緩過氣來就馬上游到褚冥漾所在的位置,但對方馬上就又轉移方位。於是這個下午他們就一直進行追逐的遊戲,直到天色微暗才筋疲力盡地游上岸。

 

「呼——褲子都濕透了,要不要來我家換?」

「不用,我等等就回家了。」

「那我就先回去囉。」

 

微笑揮手看著同學走遠,坐在岸邊靜靜的發呆。海邊的寧靜總是讓他覺得很舒服。

但是悲劇就在褚冥漾正打算離開時發生。

翻找同學交給自己的袋子,裡面除了手機之外,公車卡和鑰匙跟錢都消失無蹤。翻一翻以後褚冥漾發現裡面還有一張揉皺的紙。

 

『漾:

  今天你就跟你家學長過夜吧。诶?不要問我為什麼陷害你,我也是被逼的。你家學長剛剛在我拿東西的時候打給我,跟我說你爽約了所以要把你種在床上。不過我沒告訴他我們在哪裡啦,你可以自己看看幾點要去受刑,不過早死早超生,就這樣囉。』

 

你……!

咬牙看著已經轉成深藍的天空,海風開始刺骨地吹散太陽流下的溫度。褚冥漾打了個噴嚏,心裡思考著到底是走回家的路上被學長堵到的機會高,還是在這裡打電話然後被直接被種在沙灘的機會高。

算了,咬了咬牙。褚冥漾走到沙灘上,撥通學長的電話,不等對方講話就直接開口:「學、學長對不起我忘記中午要吃飯了!我現在在學校附近的沙灘,你、」從後面跑過的男子重重撞了褚冥漾的肩,他失手將電話摔落海中。

 

「啊、又要買新手機了。」

「喂?該死該不會出事了?」

冰炎跟褚冥漾兩個人在同一時間喃喃。

 

 

冰炎是坐計程車過來的。

天曉得他的笨蛋學弟又做了什麼事情,一路上怎麼打電話就怎麼不通。但即便如此著急,從他剛剛所在的地方到海邊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

匆匆付了錢,他往海邊走去。放眼望去整個沙灘都是空的,那麼就代表褚冥漾人在沙灘上的階梯之類的。

 

「找到你就把你種在床上一個禮拜下不了床!」一邊上階梯行走,冰炎一邊喃喃。雖然不是在跑,但腳程卻用快走的方式從頭走到港邊,才終於發現褚冥漾躺在地上。

「你是腦殘嗎?」幾乎一看到人就巴了人頭一掌。但一拍冰炎就知道不對勁了,手上傳來的溫度異常的高,再看看對方仍然沒有醒來的樣子,冰炎皺眉把人扛到肩上。

「唔?學長你來啦?」被強硬拉起的不適而微微睜開眼,騰空著的感覺並不舒服。褚冥漾搖晃了幾下。

「不要亂動,不然我現在就把你丟下海。」眉頭皺得更深了,把對方箍得更緊。

「亞才不會這樣……好冷。」因為發燒而感到寒冷的身子因為海風而發顫得更加厲害,冰炎加快腳步走到路口,叫了一輛計程車往家裡開。

 

 

一路上都是在昏睡跟偶而喃喃幾句好冷然後蹭上來中度過,冰炎把人搬回家以後先把對方搬到床上然後把被風吹的微乾的髒衣服換下,輕輕套上新的。打了盆冷水再順手從冷凍庫了拿了幾個上次買甜點時附贈的保溫冰包,從櫃子旁邊再拿了三條毛巾以後就回到床邊。

「真的是個腦殘。」一邊將乾毛巾包上冰包墊在褚冥漾頭下,一邊把另一條毛巾浸到水裡,再拿起擰乾放到對方額頭上。第三條毛巾浸到水裡,擰乾後幫對方把身上的髒汙擦去。

「唔嗯……」發燒中的人似乎因為被干擾而發出了不滿的音節,翻了翻身導致額上的毛巾滑落下來。

「真的會把你種在床上。」冰炎皺眉,再次把毛巾貼到對方額上。將對方全身上下都擦乾淨以後,起身去櫃子裡找尋放在那裏很久沒動過的成藥。

雖然冰炎並不常生病,但家中仍然會備有一些退燒止咳之類的成藥來以防萬一。冰炎找了找寫有退燒字樣的藥盒,確定沒有過期以後把藥盒拿在手上,去廚房倒了一杯溫開水。

 

回到床邊後,第一件事是先從自己包包裡拿出戀人該定時吃的藥。之後開起床邊的小燈,快速閱讀退燒藥盒裡的說明書,將封在鋁箔紙裡的藥掰出了一粒。

「起來。」手用力朝對方肩膀推了推,褚冥漾意識不清的張開眼,似乎有馬上就會閉上的趨勢。

「把藥吃了再睡。」語氣不算溫柔的說著,但手卻輕輕將對方扶了起來。拿起一個枕頭往褚冥漾背後靠,冰炎接著一手拿起藥、一手拿起水杯遞過去。

「我不要吃……」其實意識還有些昏沉,但看到自己熟悉的藥丸,褚冥漾有些厭惡的轉開了臉,然後在冰炎看不到的角度再次緩緩將眼睛閉上。

「不准任性。」強硬地將對方的頭轉過來,冰炎含了一口水把藥放進嘴裡,再把對方的頭拉近。撬開對方無力的唇,把藥連水一起遞了過去。

「咳,學長你、」因為水強制進入自己的食道,連帶著的是不好吞食的堅硬藥丸。被藥丸磨擦的食道壁有些疼痛,褚冥漾咳了咳嗽。意識清晰了些許,正想問學長在做什麼的時候,另一個帶著水的吻堵住了他的話。

不像剛剛的吻,這次的顯然長了許多。明明水跟藥都被褚冥漾吞下了,冰炎仍然在強硬的剝奪對方的氧氣。直到感覺褚冥漾原本在反抗的雙手和身軀漸漸無力下滑,才放過他。

「學長……」你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法叫我吃藥嗎!

話還沒說出口,視線卻被大手蓋住。

「睡。」學長有些低沉的聲音傳進褚冥漾的耳裡。褚冥漾也沒多做掙扎,原本就因為發燒而意識不清,蓋住了以後學長手掌傳來的溫度讓他更加放鬆,漸漸地陷入了黑暗。

 

 

一早起來,褚冥漾張開雙眼先看見了白色麻質窗簾透進來的陽光。起身以後,額上的毛巾掉落下來。他這時在想起昨天好像等一等以後就忽然昏倒了,接著……?接著好像學長就來把他接回家?那這樣他應該是發燒囉?

轉頭看看靠在床邊櫃子睡著的情人,褚冥漾臉上揚起了一個連自己都沒意識到的笑臉。

學長明明就是個會好好照顧人的人嘛……

看看床邊的水盆,再摸了摸枕頭上的臨時冰枕、床頭櫃上的攤開的藥盒和說明書、還有自己的髒衣服……诶?等一下!他的衣服!

褚冥漾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穿著的是上次來學長家裡忘了帶走的上衣。下身也感覺很清爽……

學長!你有必要連內褲一起換嗎!可惡你這個大色狼!

 

「醒了?」不知何時學長張開了雙眼,看著褚冥漾變化多端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象徵惡趣味開始的微笑。

「你該不會在想我連內褲幫你一起換掉,是不是有……」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話而通紅的雙頰,冰炎坐到床邊眼神直直盯著他看。

「……?」被盯的莫名奇妙的褚冥漾疑惑的看著他,接著冰炎朝對方額頭上輕輕一吻。

「……!學、學長你幹嘛啦!」雙頰瞬間有種熱度直直往上衝的錯覺,褚冥漾慌張的問著。

「這樣就沒發燒了。」冰炎輕描淡寫的丟了一句話出去,褚冥漾仍然在思考到底這句話跟他剛才做的事情有什麼關係的時候,冰炎又開口了。

「你剛剛是不是很好奇我們昨晚做了什麼事?」不、學長我一點都不好奇。

「你昨天自願要被種在床上一周你都忘了?」學長我不管發燒到怎樣都不會做這種事!

「你昨天還誘拐我要我親你,想把病毒傳染給我。」學長你誤會了,小的我再怎麼燒也不會去惹閻羅王。把病毒傳染給你小的哪敢啊。等等學長你說歸說,不要越靠越近好嗎?還有啊你頭一直在我耳邊說話哪招啦,很、很癢耶。

「總之,這次如果沒讓你記得游完泳以後要馬上換衣服的話,你就準備在床上躺兩個禮拜吧。放心,期末了,沒有功課。」等、等等學長你不要用這麼開心的語氣說話好嗎?這是威脅耶,還有那個什麼你不是夏碎學長不要腹黑好嗎!期末沒有功課還是要去學校拿成績單啊,學長你不要激動手不要亂摸好嗎!

「我、呃、學長你先放開我啦。」

「有什麼想辯解的,等做完再來辯解。你有兩三個禮拜可以慢慢說。」

「不、哈啊——」

 

早晨、房間裡響起了連太陽公公都忍不住羞紅臉的聲音、連小鳥都忍不住迴避的場景。

至於褚冥漾這次又被種在床上多久了呢?據黑衣同學的訪問,褚冥漾從期末考那天直到學期結束都沒去過學校了。

 

事後……

嘩啦嘩啦的水聲從浴室傳來,褚冥漾因為剛才的運動而感到十分疲倦,整個人無力的靠在冰炎身上。

「學長……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換衣服的……他把我衣服拿走了,在你來之前我又被撞到海裡面……」含糊的說著昨天的來龍去脈,褚冥漾的眼皮已經開始在打架了。

「這些都不該是你生病的理由。」萬一被拐走怎麼辦?

把人抓進充滿熱水的浴缸裡,褚冥漾舒服的嘆了口氣。接著手指透過水進入深處做著清潔工作,他沒多壓抑就發出了些許的呻吟。

「褚、不要玩火。」某人正在抑制想再次把人貫穿的衝動。

「我沒有、唔、輕一點。」某人正在發出想睡的嘟噥聲。

 

完稿於01:11 am 7/23/12 Shanghai




後記:

安安這裡是好久沒打文(其實應該說是打了片段沒打完)的寒翎OwO

半夜發文是我的強項啾咪>.O(煩

其實本篇要怎麼歪成(?)甜的還真的讓我苦思很久,最後只好用老梗(yay)(還敢講)

說是甜文,但其實好像不是很甜,重點是黑衣同學你很煩耶!占那麼多篇幅幹嘛啦(yay)

角色好像崩壞了Orz 冰炎冰炎你真溫柔啊,一點都不爆君(冰炎表示:誰爆君啊##)

黑衣同學你真的很壞耶,還把漾樣的衣服拿走,變態><(黑衣同學表示無辜)

好啦點文就這樣完結了(滾動) 我要去睡覺了大家晚安XD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