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你說:
作者在忙學測,這裡暫時先生草QAQ/對不起!!十二個情人節-菊灣系列會慢慢載完,相信我Q口Q。(信用差耶你#)抱歉大家等了很久Orz 新更新的文章歡迎收看!最近是小廚娘小寒OwO!破兩萬人次好高興,謝謝大家!因為在忙所以等25000的時候再來辦活動吧!真的很謝謝大家,愛你們>3<

食用前注意:

裡面全部都是APH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配對們注意

雖然都是APH但是某題Crossover有崩掉的法叔跟小格注意

不過不要因為這只是APH然後就不要來看YAY 這是了解我文風的大好機會(???

 

內有APH的菊灣、香灣、典芬、丁諾(子化有)、露普、偽法英、初戀組

 

 

 

那麼、就下收吧XD

 

文風問卷。

 

  1. 1.   用平時的文風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APH】菊灣

 

炎熱的七月夏天,掛著大太陽的天空難得下起了大雨。中午十二點,天空陰暗如夜晚。剛剛才開完會回到家的灣娘一進門就打開了燈。她甩了甩頭,因為頭髮、衣服、皮膚上無一倖免的被風打過來的雨染濕。

今天也一如每一個台灣的夏日,潮濕、悶熱,即便全身濕透仍然不會覺得寒冷的溫度。

不知道菊那裡有沒有下過大雨?

灣娘心想,沒多想就開了房門準備換去一身濕衣。客廳的燈光從縫隙中透了進來,她不準備開燈。

首先、她脫下了襯衫,於是上身只剩下裡面的小背心和內衣。

然後她脫下了貼著大腿的裙子,下身只剩下一條內褲。

接著她雙手抓住背心下擺,手臂往上拉直,背心被脫了下來。

抓起一條大毛巾和換洗衣物,灣娘想說之後的到浴室再脫就好,於是就身上內衣褲就打算往房外走。

「灣、脫衣舞表演到一半就走,不敬業喔。」惡質的聲音突然傳進灣娘的耳朵,比聲音更早的是兩隻有力的手緊緊從後抱住她。灣娘呆愣了一會,臉上隨即湧上帶有害羞意味的潮紅。

「菊!你怎麼會在這裡!」

(強制END()

 

  1. 2.   用小學生說話的風格(就是流水帳)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香灣

今天早上我搭了去香港的飛機找小香了!我最可愛的弟弟!一下機場我就緊緊抱住他,他一臉超害羞超可愛的。然後他帶我去吃港式飲茶,好好吃喔。接著我們就一起去血拼了。小香他好會殺價喔,買了好多好可愛的東西好高興。可是今天上公車的時候,有個人撞了我一下,害我跟著撞到香。不小心就撞到他的胸口了,好害羞喔。晚上我們一起去吃好吃的西餐廳,香說上司跟那個住對面的老頭子一直煩他,雖然他只是暗示但是我還是聽得懂。所以我最討厭那個死老頭了。總之今天也是跟香在一起幸福的一天。

 

  1. 3.   用死蠢歡樂的文風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丁諾(子化有XD)

 

一個充滿雨水的下午,位於丹麥的別墅裡傳來一陣吵鬧。

「諾子、好嘛,一起去買曲奇好不好,家裡的曲奇太高了我溝不到。我想吃啦,我想吃。」穿著過大的襯衫在地上的燦金色頭髮的男孩蹭著另一個也穿著過大上衣但髮色較淡、擁有藍紫色眸子的男孩。

「丁馬克你是白癡嗎?這樣要怎麼出門,我們連件衣服都沒有。而且現在還是下雨天。」諾威一臉平淡,忍著想一拳揍爆隔壁丁馬克的舉動。他知道、這個時期的他怎麼打也打不過丁馬克……雖然長大以後也沒有太大改變。

「諾子!對曲奇的愛是可以克服一切的!我們去嘛,好啦、一起去一起去買曲奇。」丁馬克仍舊不死心,拼命在諾威身上蹭著。

「要去你自己去。」諾威瞪了對方一眼,隨即搖搖晃晃的朝沙發走去。明明已經十足的小心,但仍舊意外地踩到衣服的下襬,碰的一聲跌倒在地上。

「哈哈哈——諾子你跌倒了。」先是笑了一會,丁馬克才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明明是跑的很快,但丁馬克卻完全沒有跌倒的跡象,看的諾威心裡一陣氣。

「沒事吧?痛嗎?」在已經坐起來的人身邊蹲下來,丁馬克把人全身上下盯了一遍才放下心來。「諾子你運動神經也太差了,這樣就跌倒了。」丁馬克又笑了起來,隨即像是要示範似的在客廳地毯上跑來跑去。

「你以為這是誰——噗、」諾威再次花上全身力氣忍下一拳揍向丁馬克的舉動,看著對方得意的跑來跑去。反駁的同時,又因為眼前的場景忍不住笑出聲,原因是剛剛才在笑自己運動神經太差的那個人,自己也碰一聲跌倒在地。

 但奇怪的是,過了好一會對方都沒有動靜。諾威皺眉,朝對方跌倒的地方爬過去(爬過去是因為他實在不想再跌倒一次)

「欸、你還好吧?」拍拍丁馬克的肩膀,對方也是毫無反應。諾威心裡正在思考對方是跌倒昏厥的機會比較高還是耍他玩的機會比較高時,丁馬克忽然坐了起來,用力的把他拉過去,然後唇上便傳來柔軟的、熟悉的觸感。

「哈哈,小時候的諾子果然跟記憶當中的一樣。」過了一會以後,丁馬克才放開對方,得意的笑著。看著諾威從呆愣到臉頰發紅的樣子,丁馬克高興極了。

「諾子諾子,走啦,我們去買曲奇。」沒忘了最初的要求,丁馬克又再一次重複。

「不要、要買也等到魔法過了再去買。」諾威像是終於受不了對方的重複要求,默默的妥協。

「可是這樣我們今天就吃不到曲奇了耶。」皺眉,丁馬克嘟起嘴一臉難過。

「你以為這是誰的錯。如果你沒有亂念咒語的話,我們現在就不會搞成這樣了。」諾威瞪了對方一眼,然後決定拒絕騷擾、默默的上樓了。

 

  1. 4.  用虐的、文藝的文風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微?)菊灣

 

她記得離開本田家的前個夜晚,外面下起了大雨。

本田家的主人那天並不在家,她不知道他在哪裡。

但那外頭的大雨,感覺像是在替她已經流不出淚的眼睛哭泣。

一直都被搶來爭去。耀哥哥也好、菊也好,完全不顧她的意見和想法,把她像物品一樣收起、轉送。

不顧她的習慣就讓她在大家庭生活的王耀,在她以為終於有可以永遠依靠的溫暖時,把她送給本田菊。

然後本田菊就這樣把她眷養在家中,一步不准她出、一點消息也不讓她知道。本田菊對她很溫柔。灣娘不是笨蛋、她也不是不懂本田菊對她有什麼感覺。

或許這可以說是斯德哥爾摩症?從一開始本田菊對她的殘忍無情,日日夜夜的酷刑、精神上的折磨,到現在他對她溫柔似水,深怕她受一點傷害的保護跟無微不至的照顧,灣娘不是沒有感覺的。

可是就當她終於打算要回應他的時候,本田菊又再次把她送回王耀身邊。

為什麼?為什麼!灣娘不是物品,不是能夠讓你們高興的時候就玩一玩,不要的時候就像討厭的皮球一樣踢給別人的東西。

算了,或許她從來不該對感情抱有希望。

或許她早就應該要清楚的認知到從有意識開始的她,便是獨身一人的活著。將來、她也只能一個人活下去。

 

 

只能一個人活下去。

 

 

  1. 5.   用新華社的風格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讓人看不透CP的微法英有?

 

新華社OX日報導。

昨天的法.國巴.黎深夜,有一名喝醉酒的英..籍男子,在街上四處強吻路上的行人。法.國警方已經將他帶入警局,並且協助路上行人向該男子求償。我們採訪到了一位也遭到強吻的受害者。該名意...籍男子哭著說好可怕,顯然嚇的不輕。英..籍男子的法.籍友人則表示這真是一場悲劇,下次絕對不會讓該名英..籍男子喝那麼多酒了。

 

  1. 6.   用童話(功力足夠的話暗黑系歡迎)的風格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初戀組、架空設定有。

 

很久很久以前,在城堡裡住著一位可愛的僕人。

他總是身穿白裙、頭帶髮圈的在城堡裡到處打掃。

有一天,和他幾乎同齡的王子正在城堡裡無聊的閒晃。

無意間就看見對方正努力地在拖去地板上的髒汙,他認真的神情和因為用力而泛起紅的雙頰讓王子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起來。

對方似乎沒注意到他,仍然用力的拖著地。要去換水時,卻被自己剛剛才拖過的濕潤地板給滑倒了,王子心一急便跑了過去。

「呀——好痛!」穿著白裙的僕人皺眉,眼角泛起了淚水。朦朧間看見一隻手進入了視線,他將手搭上去,隨即被拉了起來。

「謝謝。」他低頭向對方道謝,正打算去撿起掉落在地的拖把,對方卻抓住他的手。

「我是神...馬,你叫什麼名字?」對方比自己略低的嗓音傳過來,他一愣,隨即回答。

「我是義..利。」抬起臉,他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了。對方凝著臉的樣子讓他微笑了起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

 

我怎麼覺得像韓劇XDDD

 

  1. 7.   用懸疑的風格寫一個CP的一個場景吧

*露普

 

幽暗的房裡充滿血腥的氣息,透過從上頭小窗微微泛進來的光才能稍稍看見裡頭有個人被鐵鍊綁住雙手,吊在房中。那人全身上下大大小小傷口不停滲血,腳無力的垂在地上。被光照射到的銀髮和鐵鍊反射出相同耀眼的色彩,可惜被吊著的人由於雙眼矇住的黑布阻擋視線而看不見任何光芒,又或者能說即便他能夠看見也根本已經沒有力氣去看了。

噠——

被矇住雙眼以後聽力變得格外靈敏。有人來了、噩夢來了。

噠——

更靠近了,他知道。

噠——

幾乎是站在門前了吧?被吊著的銀髮男人心想。

嘰——

疑似是木質的門擦撞地面摩擦所產生的聲音,從聲音就能判斷那道門到底多緊。

噠——

又靠近了自己一步,他聽到了進來的人輕笑了一聲,全身緊繃。

 

 

「基爾君,好久不見。」

 

  1. 8.   用韓劇(狗血)的風格寫寫看?

*菊灣,角色OOC(你不是一直都OOC嗎?

 

灣娘入屋的那剎那是傻眼的,自己的戀人旁邊坐著一位身材姣好的女性。大到像假的的胸部不停蹭著自家戀人的手臂。然後在她入門時,那位女人居然斜斜望了他一眼以後,就示威性的親了戀人的臉頰一下,帶著傲慢的神情走到她面前。

「你是誰?」她愣了許久以後才終於問了對方。

「我是他的老婆,你又是誰。沒事的話不要來打擾阿菊。」女人用著高傲的神情從上而下的望著她,一臉不屑。

灣娘雙眸忽然睜大,正在消化這個太突然的消息。

啊啊、菊他好像要走過來了?

可是……

我不想知道你的反駁啊——

灣娘手上的東西落下,隨即轉身往樓下跑。

接著在女人後面的菊,一臉氣憤看著對方,沒時間和她多扯便跟著灣娘離開的路線離開。

 

一滴、兩滴,下雨了。

是下雨了,一定是下雨了。

不然臉上怎麼會有這麼多液體呢?

 

灣娘出了大樓以後就漫無目的的亂跑,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淋的她的頭髮、衣服全都濕透。

或許是因為雨水的掩飾,灣娘才能毫無顧忌的將淚水流出吧?

 

啊、菊又追來了,他也濕透了。

可是……

我不要你跟我解釋啊——

 

所以灣娘突然過了馬路,視線模糊心思也亂糟糟的她沒看紅綠燈就這樣闖了過去。

「灣!」一直追著她的男人忽然驚叫一聲,她停下腳步。隨即發現一輛大卡車正在以高速向她開過來。

 

滴答——

像是慢動作一樣,她面向卡車卻一動也不動。這是第一秒鐘。

滴答——

她看見自己的愛人正向她在的地方跑過來,卡車又開近了一點。這是第二秒鐘。

滴答——

卡車離她只剩下一點距離,菊也離她越來越近。但、來不及的,菊。

灣娘閉上雙眼。這是第三秒鐘。

滴答——

一股強大的力道把灣娘扯過去,她跌倒在地。卡車從她身後呼嘯而過,濺起大片水花。

 

本田菊幾乎是花盡所有力氣才能夠及時跑過來並拉走灣娘,導致他現在喘息不已的跟灣娘一起跌倒在地。

灣娘比本田菊更早回過神來,她隨即站起身,然後又打算跑離開。只是這次本田菊及時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說把她拉回人行道上。

「灣娘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

「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

「灣!」本田菊非常用力的抓住灣娘的肩膀,語調提高的叫了對方。灣娘愣住,看進本田菊的棕色雙瞳。

「今天在家裡的女人,是舞台劇的演員。你忘了嗎?我跟她說今天要來討論劇本的。」看見灣娘有些冷靜下來,本田菊放鬆了抓住對方雙肩的力道。

「……對耶。」灣娘想了很久以後才終於想起來本田菊好像的確有這麼跟她說過。而那個女人好像也的確是位舞台劇演員。

「你以為我會背叛你?」本田菊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灣娘。

「我才、唔——」灣娘直覺性的想反駁些什麼,但本田菊隨即吻住她的雙唇不讓她講話。

「走吧,回家了。」環住灣娘的肩,本田菊微笑。

 

事後……

「紀子小姐,你這次玩笑實在開得太過分了。」本田菊看著女人,一臉嚴肅。

「不好意思,看到你女朋友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想捉弄她一下嘛。」女人抓抓頭、吐吐舌,隨即抓起劇本開始轉移話題。

 

夠狗血吧哇哈哈哈哈(遭揍

 

9.    試試梨花體吧!

*初戀組

*不忍說我其實不太會寫OAO”

 

輕輕撫過

我的臉

跟我說

會回來的

可是

卻不知道

這是最後一次

見到他了

 

10.寫寫嚴肅正劇向

*典芬、有點悲劇?

*歷史有?

 

雪。

白色的雪。

完美且平滑地舖在地面的白雪。

 

放眼望去一片平靜,每年的這個時候總是會讓貝瓦爾德想起初次遇見提諾的那天。

 

血。

紅色的血。

圓形成放射線狀朝外散去的紅血。

 

只是今年,不知道是他的、還是提諾的血,飛灑在地面,把白雪染成血紅、觸目驚心。

 

「瑞先生,請不要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下一次等我回來時,你可以送我一束鈴蘭嗎?」提諾微笑,右臂上的槍傷仍然在不停滲出紅色的血液,但他仍然忍著傷痛笑著。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但貝瓦爾德沒說出接下來的話。

「對不起。」最終也只能這樣說吧。

 

雪地很冷,冷到他覺得自己的傷口都因為氣溫而凝結了起來。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提諾搖晃著走在軟綿的雪地上,貝瓦爾德看見伊凡的隨行人員粗魯的拉扯提諾受傷的右臂,隱隱約約他好像聽到提諾倒抽了一口氣。

 

「這、就是敗者。」貝瓦爾德記得當時伊凡是這樣對著倒在地上的他這麼說的。

 

雪地很冷,或許再倒下去就會因為失溫而死吧?

但即便他站起身來,他的心也早就因為提諾的離去而凍死了。

 

於是貝瓦爾德閉上雙眼,讓身上漸漸鋪上一層白白的雪。

『你可以送我一束鈴蘭嗎?』

因為——

鈴蘭的花語是——

 

幸福的回歸。 

 

11.再來一個Crossover(混合同人)吧~

*APH、吾命

*Crossover=OOC!(你滾

 

格里西亞難得有空能夠在自己房間的地下室裡喝著歷代太陽騎士釀的酒,心情正不錯時,突然有個傢伙碰的一聲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知道這位兄弟是否是受到光明神的……」格里西亞冷靜下來才問了對方,但對方完全沒打算理會,把他放在桌上的酒喝了一口。

「這酒味道真不錯,話說你是誰?」跟格里西亞同樣有著金髮還有胡渣的男人這麼問他。

「……」我比較想問吧!誰知道你是誰啊,突然跑進我房間。

格里西亞忍下疑問,優雅的開口。「我乃三十八代聖騎士之首太陽騎士。請問這位——」

「太陽騎士?啊——這好像跟上次小灣給我的小說裡面的角色是一樣的名字?」金髮男人抓抓頭。

格里西亞是越聽越疑惑,於是只好再次開口。

「不知道這位弟兄說的小說是——?」

「就吾命騎士。唔、如果你是太陽騎士的話應該有很多好喝的酒吧?來吧我們喝一杯。」

 

於是兩位異時空交會的人就開始他們的酒醉人生了。

 

12.再加一個知音體不會死的…

*APH

 

《背歷史背不起來沒有關係!這部作品就是要告訴你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感情糾葛,看完以後保證你歷史考一百分!》

 

好弱Orz

 

13.自己選一種風格寫一寫吧~

*用前面第10題的典芬做衍生

*風格不知道OAO”

*歷史有OAO

 

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六日

提諾逃出伊凡家中

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家。

 

與那天一模一樣的雪地,一模一樣的場景,卻讓提諾忍不住的掉下淚來。

 

「別哭了。」貝瓦爾德讓人感到能夠依賴的嗓音從後方傳來。

「提諾——你是幸福的回到這裡。」

從後面遞上一束鈴蘭,提諾微愣。

「瑞、瑞先生,鈴蘭不是只有在四、五月才開嗎?」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回來,所以在家裡種了很多鈴蘭。剛開始它們都會在冬天死去,但現在他們卻都活了下來。」

「像你一樣,最後仍然在艱苦的環境裡活了下來。」摸摸提諾的頭,貝瓦爾德溫柔的看著他。

「嗯。就像鈴蘭一樣,我是幸福的回到這裡。瑞先生,我回來了。」提諾微笑。

「歡迎回來。」貝瓦爾德輕輕抱住對方。

 

 

 

 問卷結束~

 

完稿於2012/7/13 5:16pm Shanghai

 

後記:

其實沒什麼好打的耶OAO" 只是突然掉坑了(抓頭)

滿好玩的啦其實XDDDDD

話說第一題我只是想打兩人吃飯就不知道為什麼爆走了XD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丹丹
  • 第一題真的很暴走呢!
    菊暴走了啦XDDD
  • 真的!
    不忍說菊灣整個就是既能閃又能虐的萬用CP!!!!
    不管怎麼打都很閃,就算要他們難得不要閃一下還是很閃,一直都在閃(帶上墨鏡也順便發一副給丹丹
    原本真的是想說寫個一起吃飯的場景也不會怎樣,卻沒想到這兩個人居然還沒吃飯就開始先把對方給吃了,你們是多餓Q_Q(???
    菊灣(滾動滾動(欸

    寒翎 於 2012/07/18 00:52 回覆

  • 丹丹
  • 的確是這樣呢!=))
    會萌上菊灣就是因為他們兩隻湊在一起就很閃很甜也很虐啊啊啊啊啊!!!!
    每次都被閃到好害羞(謝謝寒翊給的墨鏡OWO開心地接過戴上然後繼續被閃XDDDD)
    所以說菊是在灣家等灣娘回來吃飯,結果等到眼前的活色春香嗎?(爆)
    ......好,後續讀者自行腦補完了(欸

    開始研究其他CP=W=~~~~
  • 沒錯,菊灣真的萬能CP 愛阿菊、愛灣灣(滾動)
    閃閃閃不完的節能減碳不用開燈也能過日子的灣灣與阿菊,說不定灣灣下一步是叫啊菊去開發閃光儲電器,這樣他們連電費都不用繳了(不要想太多這位太太
    應該是說啊菊原本只是來蹭飯結果等太累就去躺一下,誰知道一醒來就看到這活生生的肉在眼前晃啊晃XDDDDDD
    不忍說作者也腦補完了(打出來只會讓我因為失血過多而昏倒www)

    研究CP GO//

    寒翎 於 2012/07/24 02:12 回覆

  • 慕晨湮
  • 11題看到吾命二字一整個激動來著,的確兩位都是千杯不醉,
    好奇兩位的酒量誰比較好??
    12題那邊看到感情糾葛四字快要笑死了XDD
    話說好奇第一題的菊到底是躲在哪邊才沒被灣發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