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

短短篇(?)注意

作者也說不上來是悲文還是普通文(?)注意

我家漾漾依舊不腦殘,冰炎也依舊不揍人注意(???

架空設定注意:冰炎與漾漾是出社會、每天都很忙的公司高級主管兩枚,常常要飛來飛去w 不要問我為什麼兩隻上班時間是分開的,我不知道(欸

以上 OK?

 

 

 

 

陌生人

 

 

 

 

「分手吧。」

「……嗯。」

 

時隔三個月以後的見面,褚冥漾在咖啡廳跟坐在對面的冰炎講的第一句話。平靜的、無表情的、冷靜的說的第一句話。而冰炎也僅僅只是淡淡看了對方一眼,隨即發出一個稱不上是拒絕的單音節。

 

 

其實他們大概早就知道這段感情會有走到盡頭的那天,所以才能如此平靜的結束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三年戀情吧?

 

三年來他們做過些什麼呢?剛開始的時候還能每天碰個面吃頓飯之類的吧。他們工作都很忙,上班時間又交錯開來,常發生一個剛下班一個就要出門的事,所以能夠一起吃頓飯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什麼時候開始不滿足於這種交往呢?大概是半年後吧?其實冰炎記不得了。只記得當時剛好看到一套還不錯的小公寓,租金也不貴,便定了兩年半的租約。然後就跟褚冥漾說,他也沒反對,然後他們就同居了。同居戀人該做的事他們有做過多少呢?冰炎問坐在對面的昔日戀人,他愣了一下,皺起眉來。

「基本上沒在同一張床睡過、沒一起下廚、沒一起打掃、沒一起洗澡、沒一起看電視……好像都沒做?」褚冥漾數了數,接著笑了出來。是的、兩年半以來,什麼都沒做。工作占據他們的人生,就算假日真的能有時間在一起了,也只是各自趕完各自的案子,毫無交談。

 

 

或許分手之所以不難過,不過就只是因為他們從來不覺得對方是戀人吧?沒有感情、自然不會哀傷。

那到底為什麼會開始交往?其實褚冥漾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是有一天他和公司裡的人去應酬,坐在吧台在喘口氣的時候,碰巧遇見了冰炎,然後兩個人就不知道為什麼聊了起來。他記得冰炎那天笑的狂妄,然後強硬的將他的頭拉過去,吻了他。

「交往吧。」

就因為這句話,認識不到五個小時的兩個人就偷偷的談起了悖德式的戀愛。

 

荒謬。這是褚冥漾對這段感情的開始所下的結論。

 

但最後居然也有模有樣的從每日約會(如果那稱得上是的話)演變成同居。

 

荒謬。這是褚冥漾對這段感情的發展所下的結論。

 

然後租約要到期了,可是他和冰炎卻絲毫沒有要續約或者是要把行李搬出去的打算。雖然說租約不是他定的,但他就是知道,租約一到,他們的戀情大概也會跟著過了賞味期限。

 

荒謬。這是褚冥漾對身處於這段感情的自己和另一位當事人的所作所為下的結論。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咖啡廳裡面,拿出電腦。手指不停敲打著鍵盤,兩人的眼神都專注在螢幕上,沒有看對方一眼。似乎連寧靜都不想打破似的,話也不願再多說一句。就這樣靜靜的做他們的事,彷彿只是兩個毫不認識的陌生人坐在同張桌子、點了同種咖啡。

 

晚上八點,正值下班高峰時間剛過之後。咖啡廳打了佯,他們幾乎是同時有默契地關上了電腦。褚冥漾拿起放在桌上很久都沒吃的蛋糕請店員打包,冰炎則是先行走出店外,靜靜在外面等著。

 

然後他們一起走到捷運站,習慣性的走到最後一個車廂,習慣性的靠著座椅隔板而不願坐下。面對面,一個人在看手機、一個人拿著蛋糕的打包盒發呆,誰都不願發出一絲聲響來打破平靜。

 

就像以往他們有幸能夠一起回家的夜晚,沒有任何改變。

 

直到到了他們同居小公寓附近的捷運站,他們再次有默契地同時下車。走向同一道通往出站口的樓梯,只是這次一直以來都習慣要走左邊的他們,其中一個人選擇走向右邊。

人不多,褚冥漾在將儲值卡放上機器時,回頭看了冰炎一眼。接著頭也不回地將卡片放上,出了站、他走向北邊的一號出口。

褚冥漾知道,這會是他最後一次看見冰炎,他再也不會得知這個男人的任何消息。雖然他要知道並不難,但這是直覺,他就是知道過了今天以後,他再也不會看見冰炎。

這時候他才突然發現,心真真切切的空了一塊,冰炎搬出去以後就空掉的位置。

 

或許哪天他們能夠再次在某個地方遇到,然後冰炎會再次笑的狂妄的吻上他的唇,他們會再次交往,或許。

 

 

事後房東來收房子時,那間聽說被租給兩位男性友人的房子依舊維持原樣,就如同那兩人隨時都還會回來一樣。

或許他們只是不願意去破壞那最後的、共同留下記憶的地方吧。

 

房東無奈笑笑,請跟在後面的清潔公司將所有一切都清掉,讓這間房子跟著上一份租約的到期跟著歸零、跟著上一份感情的過期跟著銷毀、不留痕跡。

 

 

這一切或許只是場漫長而不真實的夢境,醒來以後,他們、仍舊是只有一面之緣的——

 

 

陌生人。

 

Shanghai 12:58am 7/10/12 完稿






後記:

啊咧?好啦兩篇文這樣我就有補上之前兩個禮拜沒更新的份了OAO

其實只是因為我今天跟我家店長(?)一起坐車卻一句話也沒說,大家各自做各自的事才想到的梗。先說好我沒有暗戀我家店長OAO"

誰也不願意打破難得的平靜,就讓回憶停留在對對方最完美的時候吧。然後、我們再也不見。←褚冥漾&冰炎的想法

不願意去將行李搬離那間曾經有著共同回憶的小公寓,應該是因為不想要承認這一切都結束了吧www唉呦你們兩隻很糾結耶(滾動)

總而言之,這是一篇我很想狠狠虐冰炎、虐漾漾,最後誰也虐不到的怪文(?)

疑?你問我說好的十二個情人節怎麼都還沒更?

當然是因為我卡住了啊XDDDD 而且最近比較沒時間打長篇,那兩隻大閃光怎麼打怎麼爆字,我怕怕(欸

(滾滾滾)大家晚安我要去睡覺了(滾滾滾去睡)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