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

配對是萊恩X千冬歲

某種程度上有點悲劇設定有

自創角色設定有(雖然說只是帶過OAO)

本篇18禁有,所以心智年齡沒過18的不准看www(你問我為什麼是心智年齡? 當然是因為作者本人都沒滿18歲怎麼可以說實際年齡OwO/

某種程度上大家一起崩壞設定有

以上 雷者請自己按上一頁謝謝。

 

 

BGM建議:

 

 

 

 

不是我不明白  萊歲

 

那是他們畢業以後很久的某個晚上,那天是同學會。剛好喵喵說要在原世界辦聚會,他又剛好在原世界有任務要出才會答應出席的。

 

他結婚了,妻子是一位日本的名門望族千金。他愛她嗎?其實應該多少是有的,但即便她替他生了一位繼承人,他心裡始終記得一個人,忘不了的人。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得很醉,他們像是瘋了一樣的鬧。可是他卻一個人坐在角落,靜靜啜著那瓶聽說酒精濃度很高的威士忌。

 

他不在、好像不在?他看不清楚了,大概是醉了。醉了也好,這樣才可以藉機麻痺自己心裡的痛。

 

「我送他回去吧?歲醉了,況且太晚回去他老婆會擔心的。」那個聽說很容易被忽略的人突然出現跟冰炎這麼說。冰炎望向已經倒在吧台上的人,輕輕點頭。

 

 

扶著對方的身體,萊恩丟了一張移動陣符咒落地,轉移到日本雪野本家的附近。

「歲、起來了。你家到了,自己走回家。」萊恩輕輕拍了千冬歲的臉,語氣頗為溫柔。

「我不要回去,為什麼你要送我回家。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因為輕拍而睜開雙眼的千冬歲或許是藉著酒意,任性的往自家的反方向走去。

「不要任性了,你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孩子了。」萊恩抓住他的手,他的頭髮讓千冬歲看不清萊恩的表情。

「你說的對!我不是十幾歲的孩子了,我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萊恩.史凱爾我告訴你我現在就是不想回家你是聽不懂是不是。我跟你從你提離開那天就沒有關係了!我就算待會被車撞死也不關你的事,讓我一個人!」千冬歲看見眼前的人就氣,或許又只是惱羞成怒吧?他不想要知道萊恩其實是走的那個,是他一個人還在那個幻想裡面,幻想一切都沒發生過。

 

最後千冬歲還是被送回去了,萊恩硬把他推回家的。他在自家門關起之前好像還有聽到某位女孩的聲音大聲的從萊恩的手機裡傳出來,可是他不想聽,不想聽。

 

不想要知道其實他們已經越走越遠,越走越遠。他已經在萊恩世界的邊緣,搖搖欲墜。

 

會進來嗎 你在送我回家我還在猜測 可都是真的了
在見面前 一直想像還有某種關聯 但客氣是拒絕
新的朋友 不再重疊 你的世界 我在邊緣

「萊恩!這裡這裡!」一位金髮女孩在夜燈下向萊恩朝著手,萊恩只默默走了過去,沒發一句聲音。

「今天想去哪裡玩?」萊恩其實現在心情並不平靜,他想靜一靜。但仍舊詢問了眼前女孩到底找他要做什麼。

「今天不想玩!今天想問萊恩去找那位好朋友以後心情如何?」女孩親暱的攬過萊恩的手,走到河岸邊的石頭上,拖著他就這樣坐了下來。

「我以為你並不想知道,就像你所知道的,我很在乎他不是嗎?我以為女朋友都會因為這種事吃醋。」跟著坐了下來,萊恩握住女孩的手像戀人一樣。

「我需要在乎他嗎?如果他對我的地位有所威脅不就證明他比我更適合你,那我應該放手讓你去和更適合你的人在一起。或許我這麼說很無情,但我說的全是實話。」女孩語調仍舊開朗如萊恩剛開始認識她的時候一樣,但她說的話卻一字一句刺進萊恩的心。

不是他不適合他,是他、萊恩.史凱爾、沒資格站在他身邊。他對不起她,也對不起他。

他愛她嗎?或許是的,但即便女孩再怎麼不介意自己和他的事情,他還是必須承認在自己心裡那個男人仍然占有一席之位。但這樣不算太壞吧?畢竟他們仍舊是朋友,他們是朋友、永遠的朋友。

 

不是我不明白 這樣並不算太壞

懂得愛說來無奈 來自對你虧待

沒刻意掩埋 沒對他坦白 你還在



雪野千冬歲接到萊恩的喜帖時是氣憤的,但他不是氣萊恩、是氣自己。畢竟要說背叛,他比他更早結婚、更早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什麼好氣的呢?是他先斷絕任何可以重新跟萊恩在一起的機會,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他參加了萊恩的婚禮。他看見新娘十分美麗,萊恩難得沒有被忽略的被打上聚焦燈。他們很相配,很相配。

大概是他的錯覺吧?在說出我願意這個承諾以前,萊恩轉過身來掃了全場,然後似乎停留在他的身上,說出那三個字。

 

他沒有他想像的這麼激動,婚禮過後他上前和萊恩握了握手,語氣平淡冷靜的說出了恭喜你、祝你們百年好合。

 

他難過嗎?其實並沒有他想像的這麼難過,或許是因為他們很久以前就分開了,感情或許淡了,所以他並沒有他想像的難過。他只是知道很多事情都沒有必要去執著了,很多話不用對他說了,僅此而已。

 

不是我不明白 有些話沒說出來
能再次關懷 時間洗刷所有不愉快
後來的愛 我們嘗試去寬待
懂得愛 說來無奈 來自對你虧待

沒刻意掩埋 沒對她坦白 你還在

從學校畢業的那年,雪野千冬歲和萊恩史凱爾是學校著名的搭檔、默契和能力都是一流的拍檔。

但沒有人知道其實他們兩個人早就在一起了,在某一天不小心被某惡魔灌酒灌醉然後不小心上了床以後就在一起了。

他們相愛嗎?可能吧?他們沒有對對方告白過,可是卻深信對方會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一輩子的。

那是一段他們最後擁有共同記憶的日子吧?學期快結尾,畢業典禮的前一個禮拜,萊恩突然跟千冬歲提了分手,理由是:「這樣的感情是不會被雪野家族裡的人接受的。」

「那由上床開始的愛情,就用相同的方式結尾,可以嗎?」千冬歲是這樣冷靜的回答對方的。

其實千冬歲是氣憤的,什麼叫做雪野家族裡的人不接受!你們家就一定會接受嗎?少把責任都推到他一個人身上了,萊恩史凱爾你個不負責任的東西,沒擔當的膽小鬼。

 

所以那天晚上他們喝了很多瓶威士忌,喝到像那晚一樣,然後上了床、睡了覺。隔天千冬歲記得萊恩跟他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仍舊是朋友。」

第一次,千冬歲必須要抓緊拳才能夠不把髒話罵出口。你是什麼東西,我們還是朋友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誰要跟你當朋友啊!

「當然、永遠的朋友。」千冬歲是這樣回答的。

 

後來時間過了很久很久,久到可以沖淡一切的感情。千冬歲遵從父親的意願,和千金結了婚,和千金生了孩子。

他的婚禮萊恩也有參加,萊恩就像千冬歲說的一樣:「恭喜你,祝你們百年好合。」

 

其實萊恩不清楚千冬歲當時對他而言到底是什麼樣的意義,但一切都不是太過重要了。只要他還記得他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他們是昔日的戀人,但也僅僅是昔日的,他們註定只能是永遠的朋友。又或許連朋友都快稱不上了。

 

畢業後就避開對方的彼此,對方早就已經在自己世界的邊緣了。

 

沒說分手 終於是能開玩笑的朋友 不是不難過的

多少年了 我想過能夠和你一起老的

卻都有別人了 新的朋友 不再重疊 我的世界 你在邊緣

 

再一次坐在酒吧裡,千冬歲輕輕晃著漂亮的雞尾酒,等著某個人來。

那位他永遠的朋友約他來酒吧喝一杯,他怎麼會拒絕呢?

 

「歲。」萊恩安靜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千冬歲著實嚇了一跳。

「萊恩,你這樣消失,你老婆都不會怕喔?」千冬歲拍拍自己的胸口,看著對方坐上隔壁的椅子。

「她很特別,找的到我。」萊恩苦笑,跟酒保點了一杯和千冬歲手中一樣的酒。

「……幸福嗎?結婚以後,老婆有沒有變成母老虎啊?」千冬歲鼓起勇氣這麼問他,後面還加了一句掩飾尷尬的話。

「算吧?她懷孕了,你要當孩子乾爹嗎?」一口乾掉剛剛才送上來的酒,萊恩淡淡的問道。

「好啊,我要教導他成為歷史上最厲害的紅袍。遺傳到你這種血統一定很好教的啦,哈哈。」千冬歲大笑,將剛才還在手上玩弄的雞尾酒送入口中。

雞尾酒是甜的,但在千冬歲口中是苦澀的。

 

他和他就這樣一口又一口沉默的喝著酒,雞尾酒的後勁強大,沒一會千冬歲就覺得有些頭暈了。

 

「歲、縱容我一次好嗎?就一次。」萊恩看起來似乎也有些醉意了,他抓住千冬歲的手,看向他。

「嗯?什麼事情?」千冬歲抬起臉,似乎剛好正對著萊恩被頭髮微微蓋住的眸子。

「今晚不要回家,陪我。」然後萊恩便就吻了上去。

 

 

「哈啊、慢一點,門還沒關。」千冬歲被強硬推入門以後,萊恩便將他壓向牆壁,瘋狂的扯下他的衣服、舔吻著他身上每一個敏感點。

「沒人認識我們的,在這裡、沒有人認識我們。」萊恩抬起臉,因為舔吻而流出的銀絲黏在臉上,看得千冬歲臉紅心跳不已。然後萊恩就在他的注視下,深深吻住他的唇,肆意的掠奪他的氧氣。

直到千冬歲因為缺氧而使勁的推開萊恩時,萊恩才好心的放過對方的唇。將千冬歲打橫抱起、隨意的甩到床上。

 

「找到我,不要忘記我,不要忽略我。」萊恩緊緊抱住千冬歲,靠在對方耳邊這麼說,語畢順勢吸吮起他的耳垂,惹得千冬歲又是一陣顫抖。

「嗯啊、不要。」輕扶住對方剛剛順勢朝下進攻的頭,千冬歲強硬得讓對方看著自己。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從認識你這天開始就沒有。」千冬歲確定的目光讓萊恩微愣了一會,然後微笑。

「我也是。」

 

萊恩太熟悉這副身軀了,吸吮哪裡會顫抖、撫摸哪裡會呻吟,他都太清楚了。也因此沒兩下千冬歲便繳械的投降了,身子猛然僵硬了一會又慢慢無力的軟了下來激烈的喘息。

 

「歲、太久沒撫摸你,你似乎又更敏感了?」抓住千冬歲的手,讓他的手指沾上自己剛剛釋放的白濁,然後他在千冬歲不可置信的眼光下含入沾著白濁的手。

「不要這樣、很髒。」這種畫面給予的感官刺激太大了,千冬歲好不容易有些平穩的呼吸又開始劇烈的喘息起來。

「我喜歡看著你臉紅的樣子,很可愛。」終於把手指清乾淨的萊恩放開了手,把千冬歲撇到一邊的臉轉過來,輕笑、吻上。

 

口中感覺到些許的腥味,千冬歲明白那是自己的味道。他的臉變的更紅,然後突然驚叫了一聲。

「放鬆一點,這裡沒有潤滑劑。」萊恩在接吻時向後面的密穴探入一指,感受著裡面的溫暖,和千冬歲出於本能的不停縮放希望能將手指推出的肌肉律動。

 

然後第二指、第三指,一次又一次的探入和擴張,萊恩在覺得應該差不多了以後,遍抽出手指,緩緩頂入自己的火熱。

「呃啊,慢一點。」緊抓住萊恩的肩,千冬歲隱忍著進入時撕裂的痛楚。

他們太久沒做了,太多年了,身體已經不習慣了。

進入了以後,萊恩像是要找尋什麼一樣用不同角度深入著。

「嗯啊——」

「找到了。」

 

「不、不要那裡、唔……」千冬歲無力的倒臥在床鋪上,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你愛我嗎?說你愛不愛我?」萊恩像是發瘋了一樣,拼命磨蹭那個敏感點,抓住千冬歲的肩膀,大聲的問他同時也大力的撞向那裡。

「愛、哈啊、愛,我愛你。」睜開疲倦的雙眼,像是證明什麼一樣,千冬歲也大聲的回答他。

「要——」千冬歲表情有些扭曲,全身繃的死緊,高潮前的徵兆。

「一起。」萊恩幾個用力的衝刺以後便讓自己解放,千冬歲也同時射了出來。

 

 

後來千冬歲其實不是很記得那天晚上他們到底是怎麼去的飯店,醒來的時候是久違的全身痠痛,久違得讓他想哭。

其實他們並不能說是完全相愛的,他們有更多更多的責任負擔在身上,讓他們沒辦法去單純的愛彼此。

或許就是在這麼多年以後,他才懂得原來他一直都是愛著萊恩的,可是又不能說是愛著的。

很矛盾、但這就是他的心情,他深信也是萊恩的心情。

只要記得昨晚他們是怎麼渴望彼此的,他就會覺得很幸福,就這樣就夠了。

 

 

「早安。」萊恩睜開眼,語氣略帶睡意。

 

「早安,永遠的朋友。」看著對方,千冬歲回答。


我們是一輩子的朋友,不管什麼時候,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會在我身邊。

 

不是我不明白說被愛並不應該
我們的關懷 像愛但又說不上愛
沒有後來 我們才學會愛
但現在 說來感慨 不是那個未來

我們說好的不會更改的你會在

 

完稿 01:18 6/12 Shanghai





後記:

X的我有一天也要在文的標題打上H有這兩個字了(yay)

這什麼人生,我的清水形象呢(你從來沒有過這種東西

第一次的H其實很爛,但這並不是重點。

我之所以沒把他帶過而是寫出來是因為這幕戲剛好是千冬歲跟萊恩能夠真的確定彼此是相愛的。

不然我前面這麼多東西可以寫我XX的幹嘛不寫啦!(痛哭

光一幕H我就糾結了快一個鐘頭,字數還給我占全篇四分之一是怎樣!你們兩個死醉漢!

萊恩和千冬歲在本篇是愛對方但沒辦法在一起的悲劇情侶檔。

正如同歌詞的不是我不明白。

不是我不明白,我知道這樣是對的,可是我很難受。←這就是這兩人的心情

世俗的眼光、家族的期待,有太多東西壓在這兩人身上了,他們並非沒辦法這樣走下去,但萊恩不想要千冬歲為了這段感情放棄他的家族、他的未來,所以才會提分手的。

但、他們是永遠的朋友,不能夠再跨進一步,僅僅只能當朋友。

如果真的要說,我會覺得兩位男人的老婆們應該是最無辜的受害者吧OAO

以上


歌詞來源:

http://mojim.com/twy100095x13x9.ht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