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玻璃

炎炎夏日,本田菊坐在草蓆上啜起剛剛被管家送到的涼茶,放鬆地瞇起雙眼。

夏日總是讓人想起年輕、活潑、快樂這幾種關鍵詞,本田菊發現這幾個詞都剛好符合一個人的形象。

灣娘、一位比他年輕許多,仍然在可以大喊青春無敵的年紀,個性活潑開朗,有些粗心大意少根筋,臉上總是帶著大大的笑容的女孩。

 

灣娘是鄰居生下的小孩,他六歲時看著小小的灣娘拼命地舞動自己的雙手,掙扎著想從她哥哥王耀懷裡爬出去。

本田菊當時就站在王耀身邊,看著灣娘小小白皙的臉龐,大大的墨色瞳孔單純的看著這個世界。

 

是的,第一次這樣確切的感覺到乾淨和純潔就是在灣娘的身上。

或許是因為父母自小離異,母親總是悲傷的哭泣,他似乎比同齡的孩子成熟許多。心裡想的事情總是較為複雜,王耀總說在他眼裡沒有一絲孩童該有的純真。他以前不懂純真是什麼意思,單純乾淨又是什麼感覺,但卻在看見灣娘的那刻真切的感覺到了。

還是嬰兒的灣娘眼神像玻璃沒有一絲雜質,本田菊看著她時總感覺她能夠直直看進自己的心,正如同他也能夠看見灣娘的心一般。

 

他看見灣娘伸出手來試圖向他這裡靠近,他退後一步。王耀轉過頭來,對著他微笑:「小菊想不想跟灣玩呢?」

「可以嗎?」他有些害怕,怕自己會不小心汙染了這孩子純淨的心。

「當然可以囉!小菊我們去那邊坐著玩。你順便幫我看一下灣,我要去幫忙準備晚餐。」王耀領著他去了飯廳,讓他坐下後便讓小小的灣娘坐到他懷裡。

「灣她真的好可愛。」本田菊看著在他懷中不停蠕動的嬰兒,不禁說出了這句話,讓王耀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也很可愛啊。」摸了摸本田菊的頭,王耀笑說。

 

那時他看見灣娘用這樣單純的眼臉看著這個世界的時候,忽然有種希望她永遠不要長大的感覺。

這個世界太過黑暗,單純的孩子在探索這世界的時候必定會染上混濁的色彩。本田菊是真心希望這個孩子可以永遠這樣快樂和單純。

可是事情還是朝他希望之外發展。數年後灣娘家掀起了一場家族之戰。灣娘的父母似乎就像當年自己的父母一樣,因為再也忍受不了對方而分開。

王耀因為已經可以自己生活而不受監護權的控制離開了家裡,灣娘和小她幾歲的弟弟則是被父母各自帶走。

他記得當時的灣娘眼神充滿悲傷,大大的雙眼像是隨時都會掉下淚來的水潤。她無助地看著自己和弟弟分開,她的父親每天都忙於工作而無力照顧她。

 

好像、真的好像。他和她一樣。

本田菊想到他小時候也曾像灣娘一樣希望自己的父母只是像演場戲一般,過了不久就會告訴他:「小菊,我們只是演齣戲來嚇嚇你,別哭了,我們會一直都在。」但事實上,這句話從未曾他母親的口中說過。父親在離婚不久以後就再婚,離開了這裡,移民到國外,幾年來從未看過他一眼。母親則因為傷心過度,有一天在他去上學的那天,自己結束了生命,不負責任的將他獨自留在這世上。

他是孤兒嗎?或許是的,父親像是消失在這世界,母親則是到了他無法去到的地方,無父無母的他或許真的是一個孤兒。社會局曾要來帶走他,但在他極力的反對下,便讓隔壁鄰居照顧他。

那灣娘呢?父母離異後的她該何去何從?她的母親離婚後便搬離了這裡,之後就沒看到她回來過。她的父親久久才回來一次,每次似乎又沒待多久就離開了。她的哥哥似乎因為自己工作也十分忙碌,雖然很想回來,但總是力不從心。

灣娘總是跟他說自己的父親像把家裡當飯店,總是回來睡個覺就離開了。她有時也會跟他說自己弟弟是怎樣的可愛,然後就會露出些許哀傷的神情問著不知道現在弟弟過得好不好。

本田菊很想告訴她,都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的。但他不能這麼說,畢竟他就算不想承認也知道自己還是個孩子,無力的孩子。

他們、都在等待長大,等待自己有力量的這天,去保護或尋找那個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人。

 

今年他二十六歲,灣娘二十歲,他們仍舊是鄰居。灣娘的弟弟十七歲,在灣娘十六歲時忽然回到了家,滿身傷痕,說是繼父留下的痕跡。一切都很平常,在灣娘又哭又笑的緊擁自己弟弟的時候,本田菊記得當時他久違的看到灣娘的眼神又像是嬰兒時期的她一樣,清澈如玻璃一般只有快樂的顏色。

 

他和她認識二十年,走過了二十年的春夏秋冬。他陪她走過離婚後父母留下的心理創傷,她陪他走過父母離開時的痛苦歲月。他們彼此牽絆了二十年,今後大概也會繼續下去。

 

「吶、我們的菊大人剛剛在想什麼?怎麼我叫這麼多聲都沒反應?」女孩忽然從後抱住他,俏皮的語氣讓本田菊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在想我可愛的灣娘小時候就顯現了她的個性,總是愛蠕動的像隻蟲,你真的不愧為啦啦隊員,活潑好動啊。」本田菊微笑。

「你說什麼!誰像蟲啊,你才是喜歡在家裡慢慢滑動的蛇咧!」女孩鼓起臉,氣得坐到本田菊旁邊,撇頭。

「是是是,那你不是蟲,你是蠶這樣可以嗎?」

「你!蠶是什麼東西啦,你——」灣娘話都沒說完,本田菊便迅速把人拉過來,吻了上去,截斷灣娘要講的話。

「走吧,去吃飯囉。」本田菊望著臉紅透的灣娘,滿臉笑意。

灣娘心不甘情不願的牽起對方的手,仍然因為害羞而不敢看著本田菊。

 

我會保護你,只願當初你眼裡那純淨如玻璃般的雙瞳能夠永遠都如此單純美麗綻放出快樂亮麗的色彩。

 

完稿於 06.10 06:14pm Shanghai


後記:

亂七八糟的短篇,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OAO

幼灣超可愛的超可愛的超可愛的,雖然我好像沒什麼打到...

靈感來源是當我不小心看到小嬰兒可愛的笑臉的時候,那樣單純的樣子,伸出她小小的手想要去知道更多這世界的樣子...

一秒讓我想起了嬰兒灣!(欸欸

不忍說小嬰兒真的是純白色的,第一次感覺到這種太單純的東西我好害怕(大哭

感覺自己會不小心帶壞她啊!可惡,小嬰兒就是單純得讓人害怕又想靠近的生物Q_Q

所以其實成熟菊(?)在想什麼就是我當下在想什麼啊!真心希望這種純白色可以永遠的這樣下去,但大概是不可能的。

這個世界病了,已經變得灰了,小嬰兒長大以後大概也會變得灰灰的Orz(沒人理解

關於裡面的前面菊說媽媽一直哭泣到後面他說已經自殺這裡是有時間前後順序的,媽媽自殺的時候剛好是在灣娘長大的過程中這樣OwO

嗯...我知道很無頭無尾很不合情理,但...就這樣啦wwww(不你

吶、漂亮的孩子,但願你能夠維持你的單純,直到能夠保護自己為止。

以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