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事項:

悲劇END注意OuO

夏碎並非冰炎的搭檔因為要回家管理家務+考上黑袍了(黑袍跟黑袍如果記得沒錯是不能夠搭檔的)

以上!




影子


「奶奶,今天要講什麼故事給我聽?」黑髮黑眼的孩子,搖搖晃晃跑向一位坐在茶几前的女性老人。那位被孩子叫做奶奶的女人轉過身,滿是皺紋的臉露出了寵溺的笑,摸了摸孩子的頭:「那邊的故事書,自己選一本吧?」嘶啞的聲音出了口,女人指了指放在窗戶旁的書櫃。於是孩子就跑了過去,站了許久以後終於選定了一本書。

「奶奶!我要聽這個我要聽這個!」孩子手上拿著一本名叫光與暗的書籍。如同書名、封面裡的兩個人也是分別穿著黑與白的衣服。封面中還有著火焰和怪獸,一看就知道是一本關於戰爭的書。

奶奶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她柔聲對著孩子說:「你真的想聽嗎?孩子、這可不是個童話故事,裡面沒有王子和公主永遠在一起,只有備受爭議的情侶因戰爭而亡。孩子,你、真的想聽嗎?」

孩子歪了歪頭,說:「我想聽,就算沒有王子和公主在一起,我還是想聽!」

奶奶無奈的笑了笑,佈滿皺紋的手摸了摸孩子的臉:「那、我就開始說囉。」但奶奶將故事書放在一旁,讓孩子疑惑地微抬起臉看著奶奶。

「這個故事,應該說是史實,奶奶很熟,不用看書我也能告訴你。」看穿了孩子的疑惑,奶奶在孩子來不及開口以前便回答了他的疑惑。

 *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位人類妖師和一位精靈王子的故事。

傳說中他們生存的時候正好是亂世,鬼族四處肆虐。那位精靈王子和那位人類妖師是形影不離的搭檔和戀人,他們到處解決鬼族留下的殘骸,更多時候是直接消滅那些扭曲的生命。有一次,他們剛好遇上了四大惡鬼王的耶呂惡鬼王和比申惡鬼王……

『亞那的孩子和妖師,好久不見了。』一位名叫安地爾的人在一片戰火中走向前,露出看似無害地微笑。『十年前你們逃離學院後,無論怎麼找,我都難以追蹤到你們的蹤跡。不過看來我們的確很有緣,竟然就在此處遇到了。怎麼樣,現在有改變主意想加入鬼族的陣營嗎?』

將妖師護在身後,精靈王子站上前:『十年前不會加入,十年後更不會!』他順手又將另個試圖靠近的小妖怪打碎。

『嘖嘖、那真是可惜呢。你們應該也清楚的吧,這世界將會被鬼族給統治,你這個白色種族也只有消失的份而已。』安地爾指了指有著銀髮的精靈,然後又看了看站在身後的黑髮妖師。

『至於你……褚冥漾、你認為你還能這樣多久呢?要知道白紙上的黑點總是特別令人厭惡的,總之、我隨時歡迎你來找我喝咖啡喔。』安地爾眨了眨眼。

『別跟他們囉嗦,殺。』耶呂惡鬼王的低沉嗓音傳來,安地爾聽完後無奈地聳了聳肩:『看來是沒機會跟精靈喝咖啡了,至於妖師嘛……我會多讓你活幾分鐘的,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拿出了一排黑針:『那麼、小心囉。』

『的確是沒機會,因為我會讓你再也沒辦法出現在我們面前。』銀髮精靈語氣略帶憤怒地道出話語,幾個輕跳後就和安地爾打了起來。

『學長!』被稱做褚冥漾的妖師驚叫了一聲,同時射了接近的幾個妖怪數槍。看起來似乎是想要趕去那位銀髮精靈的身邊,可是又被周圍的低等鬼族絆住。

『褚、不用管我,專心做好你要做的事。』銀髮精靈在甩動長槍時同時對黑髮妖師這麼說,然後臉上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你覺得我需要你保護嗎?對付這種人,需要嗎?』

『話也不是這樣說啊……』妖師扁了扁嘴,但立刻朝和精靈會合相反的方向,一路用著水藍色的槍械掃掉敵人。

 

在妖師清除掉多數的鬼族以後,女性的聲音傳來:『嗯……玩夠了,要正經點囉。小朋友、既然你能用你的小槍打掉這麼多鬼族,不知道能不能打死我呢?』比申惡鬼王突然出現在妖師的面前,敲著對方的槍,露出玩弄獵物的表情。

『褚!』銀髮精靈看見比申惡鬼王接近自己的搭檔,吼了一聲。開始不耐煩地快速攻擊安地爾,連帶身上也瞬間多了數道傷口。

『學長!』妖師皺眉,好像在喃喃什麼所以我才說不要讓你一個人之類的話。比申惡鬼王發現自己被忽略了以後,便氣得在妖師手上劃一道傷口。

『唔!你們真的很卑鄙耶,讓人做一下腦部運動又不會怎樣……』一聲悶哼,妖師快速看過傷口又轉回去正視比申惡鬼王。

『事到如今你仍不願使用你擁有的能力嗎?褚冥漾。』安地爾悠悠開口:『我還以為你會用它來消滅我們呢。』

『既然我承諾過不會就是不會,看來的確是要認真點了。米納斯、第二型態。』妖師依然正視著比申惡鬼王,他輕輕開口,眼神多了一絲冷漠。

 

在妖師沒看見的地方和安地爾交換了眼神,比申惡鬼王勾起狂妄的笑:『憑你是打不過我的。脆弱的妖師還是快點回歸我們這邊吧,少在那裡裝清高搞掙扎了。』

『我當然打不過你,但你不怕我在死之前違背我的諾言,讓你們全都死無葬身之地嗎?』妖師也勾起嘴角,只是笑容帶了些諷刺:『況且,你不會殺我的。我知道鬼族目前在侵略這世界的計畫正遇到了瓶頸,你們不就是因為需要我,才千方百計希望我歸順你們嗎?你大概只會讓我的靈魂離開這裡,身體被你們所用之類的吧,這就是鬼族啊。順便更正我剛剛的話,鬼族死後根本不會存在,所以也不需要讓我下什麼死無葬身之地的言靈。』猛然將轉換型態的槍往前頂,妖師借力朝後空翻了一圈拉開和比申惡鬼王之間的距離後,便朝對方射了數槍。

 

在妖師專心對付比申惡鬼王的時候,一旁看好戲的耶呂惡鬼王突然轉移到銀髮精靈的身後,然後在銀髮精靈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將毒氣往對方體內送。

『亞!』妖師驚叫出口,甩開比申惡鬼王後直奔銀髮精靈的身邊。

銀髮精靈踉蹌了幾步,急喘著氣,大半的身體被毒氣染黑。黑髮妖師急忙扶住對方,眼眶中有著透明的液體就要落下。

『不要哭,這樣很難看。』他扯起一抹難看的笑,微顫的手輕輕將妖師的眼淚抹去。

記得要銷毀我的屍體,我已經連絡了公會,再撐一下。

銀髮精靈在鬼族看不見的死角,無聲地對妖師開口。

『不!你不會死去的,我不會讓你死去的!我以……』黑髮妖師慌亂地開口,眼淚終究還是不受控制地落下,正要說出言靈時被已經虛弱到必須跪下的銀髮精靈給制止了。

『沒用的,你忘了嗎?精靈一但染上黑氣就再也無法生存了。但你說的對,我不會死去,你會代替我活下去的。我不准你跟著我走,你要代替我活下去。笨蛋、不要哭了,我不會感覺到痛苦的不是嗎?』銀髮精靈仍舊笑著,但眼睛已經緩緩閉起。

『褚,你要記得,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一生只有一位情人,那就是白凌一支的妖師,褚冥漾。』當最後一個音節結束的那刻,妖師感覺到躺在自己身上的人完全失去了力氣,某個意味著死亡的訊息強烈且快速的傳遞到他的腦袋裡。

妖師感覺到身體裡面充斥著痛徹心扉的悲傷,和強烈的殺意。他將愛人輕柔地放在地上,然後緩緩站起身。

 

『真是一場好戲。妖師,現在決定好要死、還是要歸於我們呢?』比申惡鬼王裝模作樣地做了擦眼淚的動作,語氣嘲諷的對站起身的黑髮妖師說。

『當然是死,不過死的絕對不是我。』妖師瘋狂的笑了兩聲,施展起複雜的咒語。

『你、哈,果然是黑暗的種族,說我們卑鄙,你不也是在愛人死了過後就忘了承諾嗎?』比申惡鬼王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

『閉嘴比申,他是在——!』安地爾正想衝上去阻止妖師時,被刺眼的白光逼的退後數步。

『我以妖師之名詛咒你們全部都消失在這世界上,永遠不再出現,這世上的黑暗無論怎樣強大都將被白光阻止,太陽將會升起,你們所有、都給我消失在世界上!』妖師吐了一口血,似乎是承受不住強大的術法而被逼得微蹲下身。

強烈的白光被加強地刺眼炫目,沙被強大的風颳起,然後突然又回歸平靜。

 

充滿鮮血的戰場上只剩下銀髮精靈的屍體還完好如初,其他的鬼族全都消失的不知蹤影。

黑髮妖師跪在地上,止不住的從口中吐出殷紅的鮮血。

學長,對不起又任性了一次。沒遵守好承諾對不起,但我即便用生命為交換也要為你報仇。我是你的影子,所以當有一天你消逝的時候、我也將不存在,我要永遠跟你在一起,與你共生、與你共死。所以對不起沒辦法代替你活下去,我、做不到。

最後等到公會趕到的時候只看到黑髮妖師和銀髮精靈躺在一起,兩人都已經死亡。世上的鬼族都因為不明原因回到屬於他們的黑暗之處。

後來雖然有許多爭議,但公會還是讓黑髮妖師和銀髮精靈一起葬在他們最愛的學園裡。

然後他們的感情和故事被流傳了下來,直到現在。」奶奶露出了哀傷的神情,像是鬆了一口氣般說出了最後一句。

「故事說完囉,小孩子是不是要去睡覺啦?」奶奶看著孩子,擠出一個笑容問道。

「嗯……奶奶,我決定下次你還是念白雪公主給我聽好了,雖然很無聊,但是至少奶奶不會露出很難過的表情!」孩子睜著大眼看著奶奶這麼說。

奶奶微愣了會、摸了摸孩子的頭:「好啊、下次我叫然扮成大野狼來抓你。」奶奶微笑。

「奶奶,那是小紅帽的故事啦!你都搞錯了,算了算了,我要去睡覺了!」孩子嘟了嘟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奶奶看著孩子遠去的身影,鬆了一口氣。摸了摸那本被擱置在地面的故事書:「漾漾,這是你選擇的路,我們能作的有什麼呢?被留下來的我們到底又能夠對你做什麼呢?」嘆了一口氣,奶奶神色哀傷地抿緊嘴角。

「別難過了冥玥,就像你說的,那是漾漾選擇的路。我們只能尊重他而已。」漂亮的女精靈走進了房間,拍拍被稱做冥玥的奶奶。

「你不懂,我親手記錄了他的死亡,我——」冥玥一臉哀痛,話還沒講完便被精靈的緊緊擁抱給打斷了。

「沒事的,或許這就是他覺得最好的選擇啊。」精靈柔聲說。

「嗯,對了我告訴你很多次,我現在老了你不要走進來刺激我!看你還這麼年輕的樣子我就氣!」從悲傷中抽離的冥玥忽然對著女精靈這麼說,讓她愣了一會才回過神。

「好啦好啦,那我去陪然囉,拜拜。」笑得一臉甜蜜的女精靈說完話後便快速地離開房間,冥玥待了一會後也離開了房間。

 

 

風吹了進來,將故事書的頁面掀起,然後停到了某一頁。

 

 

 

有著黑髮黑瞳的男孩和銀髮參雜紅髮的精靈的照片的那頁。

 

完稿於01:05am 06/02 Shanghai


後記:

第一篇特傳同人就是BE怎麼回事(撞牆

其實也不能算是BE啦,至少最後死在一起了啊!(遭扁

其實整篇最開始只是那句「我是你的影子,所以當有一天你消逝的時候、我也將不存在。」←就這句!

然後為了要寫出戰爭就balabala打一堆出來OTZ

然後又覺得說故事視角超讚的,所以就...冥玥我對不起你我不是故意要讓你變老的(遭踢

終於擠出一篇特傳同人好開心(灑花) 其實特傳一直都很沒靈感,也不知道為什麼,害我糾結很久。

然後翻噗翻到靈感超高興的,雖然人家只是在轉說物品排列出奇特的影子,但這就是人的腦袋神奇之處有沒有!(不要鬧啦

其實很怕比申崩掉Orz我真的對鬼王很不熟啊!!!!!!

以上


偽小劇場

 

『學長!』妖師皺眉,好像在喃喃什麼所以我才說不要讓你一個人之類的話。比申惡鬼王發現自己被忽略了以後,便氣得在妖師手上劃一道傷口。

 

『唔!你們真的很卑鄙耶,讓人做一下腦部運動又不會怎樣……』一聲悶哼,妖師快速看過傷口又轉回去正視比申惡鬼王。

 

『事到如今你仍不願使用你擁有的能力嗎?褚冥漾。』安地爾悠悠開口:『我還以為你會用它來消滅我們呢。』

【比申表示:喂喂喂!我在這裡我好歹也是惡鬼王,你們這兩個小子怎麼可以無視我!!!】(無聊地吐槽一下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