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閱讀事前須知:

阿菊與灣灣的視角是交錯的。

灣灣的視角感覺有點無頭無尾Orz 重點是阿菊阿菊Orz

歌詞跟文章好像有點無法連接,如果無法接受就無視掉歌詞吧(抹臉)

如果覺得阿菊沒變黑不要怪作者謝謝,作者不接受任何食物的轟砸,只接受芒果的捐贈w

以上


A.I.N.Y 愛你 (Although I Need You) 菊灣 

 

啪!

那是本田菊在凌晨三點改完其中一份公文時所發出的聲響。

現在是十二月,正值一年裡最寒冷的時候。天空不停飄落著雪,一層又一層的將大地附上一層純白的色彩。

本田菊的腦海裡無意間想起了一位很可愛的女孩,小小的、長長的頭髮,還有那總是微笑看著自己的臉。

 

「我最喜歡菊哥哥了!灣娘最喜歡菊哥哥了!」

 

那張小臉的主人曾經這樣告訴本田菊,但一切卻在那刻變卦了。

在小臉的主人跟著他的哥哥離去的時候就變了。

她、忘了他?她、忘了他。

 

分開以後每個夜晚 格外的寂靜
滴答滴答 剩大鐘在陪着我回憶
電話裏頭曾經是你最溫柔的聲音
現在只有空氣 冷漠地回應

好久好久以前,灣娘依稀記得好像總是有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哥哥來找她。好久好久了、久到灣娘都快忘記他的樣子了,或許應該說灣娘現在也只記得大概的輪廓吧?

當時她是一個沒人要的小島國,有一天突然有了訪客到家裡來,她一如往常的招待客人。只是之後那位客人說他是她的鄰居,然後就經常帶著不同的禮物來找她。他教她很多東西,他是她很重要的人。可是之後他好久都沒有消息,她好難過,覺得好寂寞好寂寞。之後王耀,自稱是她哥哥的人,來接她回家。她便跟著他走,希望可以找尋到那位客人的下落,只是一直苦無機會詢問。

而現在已經過了太久,即便灣娘是個國家也漸漸無法輕易想起那人的臉龐,還有那人的名字。

到底叫什麼名字呢?灣娘苦思。用溫柔聲音說出口的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灣娘喔!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呢?」

「嗯……本田菊。」

 

啊、本田菊……那個帶給她無數快樂和眼淚的名字。

 

OH 給你我的心 能否請你別遺棄
一句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能否再也不分離
OH 給你我的心 爲什麽你卻給了我孤寂
就算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可能你也不想聼

當本田菊看見灣娘跟著王耀離開時的心情其實平靜的令人吃驚,至少他自己到目前為止想起那刻依舊覺得自己實在是平靜得太過嚇人。

後來他才知道,其實那時的平靜不過就像是身體自己去逃避痛楚所做出的鎮定劑。在那股平靜過後他才開始逐漸感覺到內心的疼痛。他認為其實很像是人家說的心如刀割,因為他當時其實真切的感覺到疼痛,從心口處逐漸蔓延至全身的、無法抑制的疼痛。

他在她說要一直跟菊哥哥在一起以後就拼命地努力,希望自己在未來的某天真的能夠一直和灣娘在一起。他拼命工作,當他終於認為自己已經可以把灣娘接到家中來時,他卻親眼看見他的微笑女孩跟著王耀離開。

他還來不及跟她說一句曾經很重要的話,但現在好像已經毫無意義了。

「灣娘,我喜歡你。」

啊、臉上好像有什麼冷冷的東西滑下來了。

 

再之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其實是很恨王耀的,他下意識的去封鎖所有對王家有利的的管道、搶走王家的生意、跟著外國人一起欺負王家,然後眼睜睜看著王家漸漸敗勢。

本田菊用手拭去臉上冰涼的液體,輕輕嘗了口,還是一如以往的鹹澀。

 

回憶 對你最後的回憶
(回憶 最後的回憶)
是你 慢慢走遠的身影
(是你走遠的身影)
然後你 離開了沒有痕跡
(然後你 離開)
然後我 崩潰了放縱哭泣
(然後我 哭泣)
恨你恨你 每當我想起曾經
(恨你 每當我想起你 每當我想起曾經)
曾經曾經曾經曾經

 

灣娘還記得以前經常睡在那人身上,她總是趁午睡時偷偷蹭到那人的身邊,然後那人就會輕輕抱住她。

她記得每次只要被那人抱著,自己就會感到無比安全和幸福。

但她現在不禁好奇,在自己之後是不是又有人會靠到那個地方,然後被那人抱住呢?

 

你的擁抱曾經是 最溫暖最熟悉
現在換了誰安睡在你胸口的位置

本田菊在看見灣娘離開過後便開始日以繼夜的工作。他拼了命的讓自己越來越強大,漸漸地,他開始超越了王府。然後他將目光緊緊鎖在那位在王府家的女孩,灣娘。

既然你忘了我,那、我就讓你再次重新記起來吧?

本田菊是這樣想的。

讓你、永遠跟我在一起。這樣或許就不會這麼痛了。

緊緊抓住自己的胸口,本田菊的神情流露了些許的悲傷。

 

你的承諾曾是一種不自覺的甜蜜
現在一劃一筆 刺在我心裡

 

王府漸漸衰落,灣娘看著自己的哥哥身體也跟著日益虛弱了起來,不免心疼和怨恨那些侵略王府的人。

小香、小越,還有好多人都被迫跟著那些人離開,她大概有一天也會跟他們一樣吧?

果然之後哥哥就讓她跟著日.本離開王府,哥哥傷痕累累的身影是灣娘離開時看到的最後影像。

 

她跟著日.本做事,隨著日.本出出入入。女性的直覺讓她知道日.本對她似乎是特別的,但、為什麼呢?她不過是位下人,而他是強大的國.家。還是有什麼還沒被她想起來呢?

 

後來她發現她其實並不像怨恨其他人一般的怨恨日.本,有時候她常心疼那位獨自工作到深夜的男人。她經常看著他獨自一人坐著的背影,疑惑這樣的人為什麼沒有一位他心愛的女人坐在他身邊陪伴他。他是這樣的優秀,怎麼會沒想到該去找位對象呢?

 

於是她決定待在他身邊,為了那股在她心裡莫名的情緒。只要他不趕她走。

 

那時的灣娘還不知道她心中的情緒名叫愛情,那時的日.本也不曉得有一天他必須親手推開那位決定要一直待在他身邊的人。

 

OH 給你我的心 能否請你別遺棄
一句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能否再也不分離
OH 給你我的心 爲什麽你卻給了我孤寂
就算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可能你也不想聼

本田菊看著一份要求全力侵略王府的文件,心中五味雜陳。

任何關於王府的事他都全力封鎖,絕不讓任何消息給灣娘知道。

即便就算灣娘知道了也不會怎樣,他就是不想讓她知道,至少他希望他在她心裡還是乾淨的,因為他不知道灣娘知道以後會有怎樣的情緒,對他會有怎樣的評價。

但、真的要去侵略這個她昔日的家嗎?

甩了甩頭撇去其他的情緒,本田菊同意了這個要求。

當時的本田菊完全沒想到這個同意象徵著日後的衰落和與她的分離。

 

OH 給你我的心 能否請你別遺棄
(I gave you everything, Never Asked for anything)
一句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能否再也不分離
(I wish that you could stay, Ha! It's just my wishful thinking)
OH 給你我的心 爲什麽你卻給了我孤寂
(I gave you everything, But all I got is pain)
就算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可能你也不想聼 你不想聼
(Although my heart is bleeding, You still don't feel a thing)

有一天灣娘在整理日.本的房間時,不小心將桌上的文件弄散。一邊責怪自己的不小心,一邊撿起文件的灣娘無意間撇見了一份文件當中的關鍵字:王府。

要說對王府沒有掛心是騙人的。灣娘也試圖找過關於王府的消息,但在日.本家裡有關的消息似乎是完全被封鎖了。終於有機會可以得知些許資料,灣娘看了看周圍,確定這附近只有自己以後就小心翼翼地開始閱讀文件。

越看、灣娘的臉色就越顯蒼白。映入眼中的就是攻打王府、請求批准,和下方那熟悉的簽名。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灣娘的手不自覺地抓皺了平滑的白紙。她很心痛,她沒想到那個看似溫柔的男人是這樣子的狠心。雖然心中早就有底,但實際得知事實還是會讓她震驚。

所以即便後來和日.本必須分離,她也並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樣難過,畢竟那是日.本自己種的因所得的果。不過在分離之前的意外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原來日.本是——

 

OH 給你我的心 能否請你別遺棄
(I gave you everything, Never Asked for anything)
一句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難道你也不想聽
(I wish that you could stay, Ha! It's just my wishful thinking)
OH 給你我的心 爲什麽你卻給了我孤寂
(I gave you everything, But all I got is pain)
就算愛你愛你愛你愛你 不值得為你傷心 傷心
(Although my heart is bleeding, You still don't feel a thing)

 

戰敗的本田菊被迫要將灣娘送回王府。在讓灣娘臨走前,本田菊跟她聊聊,畢竟之後要再見到就不是這麼容易了。只是在自己緩緩說出以前和灣娘的故事時,他看見灣娘似乎有些恍神。他輕輕在灣娘面前晃了晃手,然後灣娘像是無意識般說了他的名字,那個他以為她已經遺忘的姓名。灣娘自從來到家裡以後就從來沒叫過的名字,現在被說了出來。本田菊有些驚訝,接著灣娘問他是否就是當年那位經常來家裡的客人,他則什麼都不回答。

「為什麼讓我一個人呢?我明明就是這樣的想你,可是你卻一直都不來。」

「所以最後你還是試圖毀掉我的第二個家對吧,為什麼?」

「既然不能給我,就不要讓我有希望啊。什麼永遠,哈、我當時絕對是年少無知吧。」

任由灣娘一句一句的質問,本田菊就這樣看著她,直到灣娘離開房間為止。

「所以我是個混蛋,離開這裡以後要好好生活喔……」

 

從回憶中醒來的本田菊回到了桌前,重新改起了文件。鐘聲滴答作響,象徵時間正在用不可思議的速度流失,就像他和灣娘之間、永遠回不去那天真的小時候。

 

「我要跟菊哥哥一直在一起喔!一直一直喔!」

 

Your confession remains to be my final pleading,
But the only thing that's here with me is tic tac tic tac tic tac tic tac

 

完稿-5/29/12 於台北


後記:

算是給自己回台北的一個紀念吧?

覺得歌詞的心情還滿符合菊灣的意境吧,只是寫的不太好Orz

感覺有點怪,這算是第一次嘗試歌詞文,所以...(望天)

灣娘跟菊的視角是交錯著的,這樣感覺好像有點怪?可是如果全部都是阿菊的話就又有點接不下去?

感覺也沒讓阿菊黑掉Orz (撞牆)

算了、就這樣吧。 

台北的天空,兩年後再見。


再補:

文章本身是有時間順序的,由灣娘跟阿菊兩個人輪流用視角去講故事。

灣娘的裡設定是因為太久太久然後又太過難過於是就遺忘了關於阿菊的事,這也是為什麼到後期她只叫阿菊日.本,不是本田菊的原因。

後來阿菊在講故事的時候並沒有把灣娘的名字說進去,但灣娘卻自己把故事內容跟自己的回憶重疊,然後才意外的發現:啊、原來日.本就是本田菊。

因為複雜的心情,於是就對阿菊發火了。

灣娘在裡面的個性有一點冷酷的感覺,她並不是太過感情為主的人,可能是因為戰爭的因素吧?(你不是作者嗎?

而阿菊也不是那麼黑暗啦,我相信他在做那些事的背後一定也會想到以前的事情,然後有點哀傷吧?(被打

總之...就這樣啦。我決定以後都不要寫歌詞文了,歌詞文好難好複雜(哭奔((X)


歌詞來源;

鄧紫琪-A.I.N.Y. 愛你 

http://mojim.com/twy105703x4x4.ht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寒翎 的頭像
寒翎

寒夜羽翎

寒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